宝章家族掌管天上的星辰,观察星辰日月的变化,观察世间的变化,辨别其吉凶。 九州大地以星土区分,所有围合的区域都划分为星辰,以观妖兽之瑞。 以十岁、十二岁之相,可察世间凶恶吉祥。 利用五朵云中的物体来识别吉凶、洪水和干旱、以及肥沃和饥荒的迹象。 以十二风观天地之和,命顺离之凶吉。 有此五事者,可用法令救政,访序事也。

——《周礼·春观总博》

图片/

在中国传统的宇宙观中,“天”和“地”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 所谓“象成于天,成于地,见变”(《周易·系辞》),“天文”与“地理”是相互对应的,形成空间映射关系:“天上”“分星”包括太阳和十天干的名称、月亮二十八星座(宫位)、年星(木星)十二次、斗剑十二次星辰(地支)等; 当地的“分田”里,有九州、先秦十三国的大禹踪迹。 、两汉十三都督史部等。

从高处观察,“以星地分九州”,这套极为精巧的测绘系统,自古以来就是星象学“察世间凶吉”的有力工具。 也是汉代以来构建天人观的神秘话语体系。 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在中华文明史上,出现了许多形式多样、独特且日益精确的星图。 从陈卓第一张全面掌握“天象”的星图,到苏松《新意象法要》中的全天星图,1464颗星、283星官的体系,将整个天空划分为三十一个。大区,即后世流传下来的三壁、四象、二十八处。 这种划分方法直到近代一直是我国观测天象的基础。

最古老的星图——河南濮阳贝壳制成的龙虎图

20世纪80年代在河南濮阳西水坡新石器时代墓葬中发现的龙虎图和北斗图被认为是现存最古老的星图。

墓主头南脚北卧。 东边是用蛤壳做成的龙形图案,西边是用蛤壳做成的虎形图案。 脚下有一个由两根人胫骨和蛤壳制成的桶形图像。 东龙,西虎,北斗,这是一个示意性的星图。 经测定,这张星图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 还可以争夺世界上最古老星图的位置。 同时也可见中国龙虎占星学起源较早。

图片/

曾侯乙墓彩绘二十八星座盒盖

这是湖北随县曾侯羿墓出土的漆盒盖上所绘的二十八星座。 它主要采用文字描述,也采用象征性描述。 画面主体是一圈用文字绘制的二十八个星座,中央是一个超大的斗形图形。 文字图形东部为龙形,西部为虎形。 此图是中国最古老的有关二十八星座的历史文献,其年代约为公元前430年。

图片/

图片/

西汉古墓二十八星座天文图

1987年西安交通大学建筑工地出土的西汉古墓主室穹顶上所绘的二十星座天象图,是一种介于示意性星图和现实星图之间的类型。图表。 图中有龙、凤、虎、蛇等四象,还有人拉牛(晨牛形象)、人捉兔子(比素形象)、猫头鹰(北素形象)。 )。 两个人举起一个,它看起来像是半个人体(鬼魂的图像)和个别星星的其他符号。 但同时,这一圈影像之间,也画出了一些白色和黑色的星点。 这些星点的数量和方位与当时对二十八星座的认知是一致的。 星点大多以黑线连接,与后世写实的星图如出一辙。

图片/

曲书壕东汉壁画墓天文图

靖边曲树号东汉壁画墓的天文图描绘了二十八个星座、一些星官以及日月的图像和位置。 星座、星官多以人或动物为题并绘有图像。 这是首次发现大量具有星形、星数、图像、标题等四要素的汉代天文图。 该星图位于观赏星图和科学星图之间。 它具有一定的科学内涵。 整体结构属于早期的“三壁二十八星座”体系。 命名的星官大多与文献记载相符。 图中描绘了伏羲、女娲人头蛇身,手中握着规则等,表明伏羲占星为天师院,女娲占星为牛郎织女。

图中有一条“长白线”,就是黄道,说明汉族已经掌握了“日月随黄道”的规律。 据史料记载,东汉永元年间,开始制造“十二生肖铜器”,以确定二十八星座的生肖度数。 中国黄道坐标起源于先秦时期,有力地证明了中国天文学的独立起源,不可能从域外传入。 曲数号壁画及时反映了中国“十二生肖”系统形成的重要信息,通过太阳和月亮的位置揭示了“天道”,显示了东汉时期中国天文学的重大进步,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科学价值。 同时,壁画星图为研究汉代丧葬习俗、神话传说、天文学的发展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图片/

河南洛阳北魏元乙墓天文图

1974年在河南省洛阳市北郊前海子村北魏江阳王元仪墓顶发现。 作于北魏孝昌二年(526年)。 其上描绘了300多颗星星,有的星星用线连成星官,南北涂成淡蓝色。 这是一个示意性的占星图。 这是迄今为止所见到的最早、星星数量较多的墓穴星图。 有一些星座类似于命名的星座,但整个图片基本上是一个象征性的占星图。

图片/

敦煌卷轴星图第一版

古代北半球天空中的星星图。 原藏于敦煌石室,现藏于大英图书馆。 地图上实际上有 1,339 颗星星,除了那些著名的没有星星的星星。 星点用4种颜色表示:黑色、橙色、圆圈和外圈内的橙色点。 除黑点代表干德星外,其余三种颜色常用代表十神星和五仙星。 始星和午星的区别并不是很严格。 图中还有将甘德星画成圆形的,不是很精确。 这张星图是从12月开始绘制的。 根据太阳每月的位置,赤道带附近的恒星被分为12段。 它是使用类似于墨卡托(1512-1594)圆柱投影的方法绘制的,但它比墨卡托要小。 这种方法早在七八百年前就被发明了,最终将紫色的云朵画在了以北极为中心的圆形平面投影上。 每幅图下对各月太阳位置和黄昏黄昏星辰的描述均遵循《礼记·月令》中的说明,仅文字上略有不同。 图中十二次的起止程度与《晋书·天文志》中陈灼的记载大体一致; 其划分的描述与李淳风《一四斩》卷第十五三部分的描述相同。 整张图包含1332颗星星,是当今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三星级着色星图。 地图的形式也从古代的封面图发展到以北紫微带和赤道带为代表的新型天文图。 它的年代大约为唐初,绘制于公元 705 年至 710 年之间。它是世界上最古老、星星数量最多的星图。 。

图片/

▲ 局部

图片/

▲部分

图片/

敦煌星图A是一幅长卷。 前半部分是占卜图,后半部分是星图。 力翔天文制作的《敦煌星图第一卷》选取了部分星图。 此星图根据十二远古时期的十二颗暮星,绘制了十二幅星图。 还有紫微宫星图。 1907年,这张星图和7000份手稿被斯坦因盗走,随后被送往伦敦大英博物馆。 现藏于伦敦大英图书馆,很难一睹真容。 力翔制作的卷轴图是原图的扫描版,还原度高,极具收藏价值。

隋唐时期进献朝鲜的天文图碑——李太祖重刻天象图

高句丽国王曾从中国得到一幅石星图,后因唐初战乱沉入大通江。 李朝建立后,太祖李成桂于1395年命人拓片,重新刻碑,名《天象划分图》。 到了李肃宗时,又根据新碑拓片重新凿石。 此图描述的是隋唐以前的中国星象。 在中国流传下来的星图中,它是根据实测绘制的最早的中国古代星图,具有非常重要的科学文化价值。 它在韩国流传已久。 此图是肃宗碑的旧拓片。 ——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科学院赠送的中国科学院朱可桢先生旧拓片影印本。

图片/

浙江杭州五朝十国吴越王钱氏墓星图

唐末五朝初,镇海节度使钱镠被封为吴越王。 其子文穆王钱元观及其妃子吴寒月、其父钱宽及其妻子水秋、钱元观之妻马皇后的墓室墓穴上均藏有大型天文地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从钱氏五座墓的星图来看,特别是钱元观、马皇后、吴寒月三座墓的星图来看,星座形状和位置都相当准确,误差很少。 可见,皇室墓葬的星图是由唐初的星图演变而来的。 当象征性地与天人沟通时,就化作正确的二十八星座和紫微宫中的几个中心星座。 五星图上的辅官座,是宫中唯一紧邻大须二星的座。 由此可见,隋唐时期完成的《补天歌》直到宋初才流传到江南地区。 那里还沿用着陈卓的三张星图。

灵台秘密花园

它是北周于继才所著,宋人重新编撰的。 原著写于公元580年左右。北宋王安黎等人修订《灵台秘苑》时,不仅删减了原著,还记录了1049年至1053年周天星官的观测结果,其中包括345位明星官员的入职和离任极端情况。 目前流传的为宋代重修本。 流行版本有《四库全书》本、《游尊霸》(明代编)120卷本、影印文津阁本、湖北显正遗作15卷本、文澜阁传记本等。 全书共15卷,主要内容是占卜学说和经验学说。 从补天歌和图画开始,讲解星象测试,分田地风,占卜风雷云,并以日月五星三壁为星座,讲解他们一一详细说明。

图片/

▲部分

北宋苏颂《新意象法要》星图

宋朝星图。 宋元佑七年(1092年),苏颂、韩公廉等人修建了大型水上礼台。 《新意象法要》是其结构、部件形状、尺寸等的使用说明书。全书共三册,其中绘制有星图,图画五幅,画框十幅。 第一张是《紫威远星图》,这是一张以北极为中心,包含永久展示圈内星星的圆形星图。 它是根据极坐标投影法绘制的。 第二幅和第三幅图分别是《匈奴乡东、北中外官方星图》和《匈奴乡西、南中外官方星图》,包括上面的星星以及当时可见的永久显示圈之外的赤道下方。 两张地图都有赤道和垂直于赤道的 28 度线。 它们是按照正圆柱投影法绘制的矩形星图。 第四幅和第五幅分别是《浑象北极星图》和《浑象南极星图》。 两个图形以天赤道为界,按照极方位角等距投影法,将北半球和南半球分别绘制在两个圆形图形上。 天球南极留空,永久隐藏圈内不绘制任何星星。 从赤道到永显圆和永隐圆,还画出了二十八个星座度数。 全图共绘制了283位官员和1464颗星星,其中黑点代表刚德星,小圆圈代表石家星和无仙星。 《心仪相法耀》星图是根据宋元丰年间(1078-1085年)观测而绘制的科学星图。 原书初刻于宋代绍圣年间(1094-1098年)。 南宋干道八年(1172年),石元志又刻此刻。 然而,这两个版本均已失传很长时间。 目前使用的就是《寿山阁系列》,原版应该是《四库全书》版,是钱氏曾在明代收藏的《千岛本》的临摹本,是最接近原书的。 该地图的绘制方法与墨卡托(1512-1594)的圆柱投影法类似,但其使用时间比墨卡托早了400多年。 仅次于敦煌石室制作的《全天星图》。 》(S3326)是圆柱投影法的又一应用,也是中世纪最科学、最准确、最完整的星图,在天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图片/

图片/

▲部分

北宋皇佑四年,司天监周聪主持了一次满天星观测。 当代天文史学家潘鼐先生收集历史观测资料,与传统恒星一一对比,整理出360颗恒星的数据。 这份数据就是《黄友星表》。 后来,《行走在中国星空》编委会以《皇游星图》为骨架,参考《新意象法要》星图、苏州石刻天文图等资料进行还原并绘制出较为全面的宋代全天星图。

“为了还原宋代星图数据,还原古人眼中的星空,我们利用现代天文观测数据,结合天文和历史文献——对比了中西星图的1400多颗星星,把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呈现出一幅完整的中国古代星空盛景。” ——齐锐,《行走在中国的星空》作者。

图片/

宋代的全天星图注释清晰,星位准确。 这是一张古老的修复星图,非常适合研究。

图片/

图片/

河北宣化辽墓的十二生肖和二十八星座

墓占星。 1974年在河北宣化下八里村辽金墓葬中发现,墓内有信仰佛教的张世庆,葬于辽天庆六年(1116年)。 后室穹顶顶部中央绘有星图,直径2.17米。 中央悬挂着一面铜镜。 镜子周围绘有红色双莲。 莲花外面的白色是地面,顶部涂成浅蓝色代表天空。 北斗七星画在莲花的东北方; 莲花周围有五颗红星和四颗蓝星,太阳在东方,里面画着金乌,其余的是九颗中的其他八颗。 九曜之外,有二十八个星座,各有七个星座: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赤雀。 在二十八星座的外面画着黄道十二宫对应的十二星座。 其中,金牛座已被毁灭。 其余题材与西方十二星座大致相同,但画法和风格已经完全中国化了。 由于墓主人信奉佛教,这张星象图中的莲花和生肖受印度天文学的影响明显,是研究中印天文文化融合的重要资料。

图片/

江苏苏州南宋府学石刻天文图

宋代天文图碑。 现藏于江苏省苏州市碑博馆。 原刻于南宋淳佑七年(1247年),为浦城(今四川剑阁附近)人黄桑所绘。 黄桑曾被选为南宋太子赵括的老师,为太子传授天文地理知识。 期间,他画了八张天文地理图,这张星图就是其中之一。 王致远,永嘉(今浙江温州)人,主管抄画、文字、刻碑。 此碑曾与《地理图》、《帝少云图》等三碑(现已遗失)共存于苏州府学左盘文庙纪门。 现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碑高216厘米,宽108厘米。 其头顶上写有“天文图”字样,故俗称“天文碑”。 整个碑分为上、下两部分。 上半部分是全天星图,下半部分是铭文。 全天星图采用传统的“盖图”绘制方法,以北赤道极为圆心,在同心圆上绘制三个圆圈。 内圈直径19.9厘米,是在北纬35°(相当于北宋开封的地理纬度)看到的北极永久圈; 中间一圈的直径为52.5厘米,为天赤道; 而外圈的直径为91.5厘米,这是可见星空的极限,那就是永恒隐藏圈。 还有一个与中圆直径大致相同的圆,与中圆斜交,代表黄道。 黄道与黄道之间的夹角约为24°。 从内圈的外围开始,有28条宽度不等的直线向外辐射到外圈,穿过28个星座的赤道度。 每行的顶部有28个星座的星座数据。 图中最外圈为十二辰、十二次及除法描述。 碑文标题还署有“天文图”字样。 正文共41行、2140字(含小注),概括了当时已知的天文知识。 王志远监刻此碑的过程,可在《地理图》碑下的说明文字中找到。 《天文图》是根据宋元丰年间(1078-1085)实测数据绘制的星图。 它包含 1,434 颗恒星,并刻有银河系的边界。 它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在天文学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图片/

力象天文《中国古代星图竖卷系列》中的苏州石刻天文图,在原图的基础上,用四种颜色进行标注,使天空中四个星座的分布更加清晰,更容易初学者学习。

图片/

元代郭守敬星图遗存-明抄本《三元烈射入苏曲济济》

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编制的星位表。 在制定《时历》的过程中,郭守敬曾测量过全天星星的位置。 相关数据载于他的著作《混合星座二十八星及其到达和离开的新测量》和《未知恒星的新测量》,简称《郭守敬星表》。 由于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这些作品早已失传。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明代抄本《三元烈士如素素曲吉集》。 经考证,认为是郭守敬所著的《新试二十八素数杂哉诸行欲素曲记》的残抄本。 书中收录了二十八星座的赤道度数、黄道十二星座、汉朝兴衰歌等,还按照二十八星座的顺序描绘了各星体的相对位置。八个星座,并标注相应的星星识别点。 获得恒星的倾角和去极端数据。 然而,也有一些恒星旁边没有记录任何数据。 前者有741颗星,后者有633颗星。 绘制的星星总数为1374颗。它提供的星星位置数据是研究元代星星观测的客观数据。 书中没有署名作者姓名,但由于赤道二十八星座和黄道十二度的标题和度数与《元始·历志》所载的《时历》相应内容一致,每一颗星星的位置数据也是每度分为100分,这和郭守敬的方法是一致的。 天枢星的极距等星体数据也与元初一致,因此可以认为该数据确实是元初郭守敬测得的。 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和研究可以看出,元代的星位观测水平较北宋时期有了很大的提高。 其将星图与星表相结合的表现方法,是古代星表作品表现形式的创新。 它的发现也填补了北宋至明末星表工作的空白。 这是一份珍贵的、极具价值的历史文献。

图片/

▲部分

江苏常熟县雪明石刻天文图

明代天文图碑。 现属江苏省常熟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所有。 原刻于明正德元年(1506年),与《地理图》一同存放于常熟城学里门东西两侧。 《天文图》于1973年7月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审查时重新清理,碑高200.1厘米,宽100.1厘米,厚24.5厘米。 额顶上写有“天文图”三个字,下部分为地图和铭文两部分。 天文图以北赤道极为中心,有三个同心圆。 内圈直径18.4厘米,是北纬36.8度处看到的北极星圈; 中间的圆圈直径为45厘米,代表赤道; 外圈直径为70.8厘米,这是可见星空的极限。 与中心圆斜交的另一个圆的直径为44.5-45.0厘米,代表黄道。 交点是春分和秋分,但地图上只标注了秋分和夏至。 从内圆的外围开始,有28条宽度不等的直线向外辐射至外圆。 它们是穿过28星距离的经度,表示28星的赤道距离。 画面周围还有一圈文字,解释十二辰、十二时、分。 星图上饰有云纹。 碑文共23行、381字。 介绍了《史记·天官书》中天体的由来、天的划分、星官数与星总数、经纬星以及辰、时代、划分等。 最后说明了雕刻这幅图画的由来以及书写碑文和纪念碑的相关人员。 据铭文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