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媒体的报道实际上为未成年人制造了难以跨越的沼泽。” 在谈到媒体几乎无限的传播影响力时,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表示,现在信息量巨大、畅通无阻的信息传播常常让他感到力不从心。 侵犯未成年人权利的不良报道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令人担忧的是,很少有媒体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和严重性。

谁来保护我们3.8亿18岁以下未成年人? 今后媒体在对待未成年人的时候能否有更多的考虑和顾忌? 8日,刚从英国回到北京的孙云晓,一听到记者提问,还没倒时差就高兴地在家中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专访。

近年来,关于企业家致富、炫富的报道太多了。

中国青年报:90年代,您曾呼吁新闻报道关注未成年人保护。

孙云晓:如何在新闻制作和传播过程中体现对未成年人的关爱,一直是传播领域的重大课题。 在日益开放的信息社会,信息质量对未成年人影响巨大。 纵向比较显示,现在的青少年比过去的同龄人更加独立、挑剔和挑剔,但无论他们多么坚强,孩子终究还是孩子。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说“再坚强,你还是个孩子”?

孙云晓:我的意思是他们还是需要大人的保护和帮助。

有人说,现在是“菜鸟”培养“老手”。 70%的青少年觉得自己比父母有能力上网、懂事,父母、老师都成了“菜鸟”。 事实上,他们虽然知道很多信息,但了解的却很少——他们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也不认为自己擅长什么。 这正是问题所在。

我现在觉得青少年教育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媒体的负面影响。 这一代青少年比历史上任何一代人都更容易受到媒体的影响。 信息时代,媒体动摇了家长和老师的权威地位。

各种媒体一方面为年轻人提供了丰富的营养,另一方面也给他们制造了很多陷阱。 2000年我们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13.5%的中小学生的理想职业是“科学家”,位居第一。 到了2009年,这一结果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第一名的排名变成了“企业家”,其次是“歌手和电影明星”。 “科学家”排名倒数第三,仅排在“工人”和“农民”之前。

中国青年报:“企业家”的排名与媒体有什么关系?

孙云晓:近年来,关于企业家致富、炫富的报道太多了。 潜移默化地给年轻人留下这样的印象:有钱就是英雄,出名就是厉害。 至于信誉度,是否有社会责任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发现现在有些中学生对财富有着极其强烈的向往,想长大后成为有钱人。 这与媒体报道有很大关系。

还有一类报道给考试教育火上浇油,也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伤害。 例如,一些媒体每年都会第一时间报道高考状元。 在国家已经把素质教育作为教育发展主要思想的今天,这样的报道是不合适的。 这里有一个方向的问题。 这些媒体将第一学者视为年轻人的榜样。 难道高考第一名名声大噪,第二名却默默无闻吗? 第一学者是榜样吗?

对于任何孩子来说,受到惊吓并逃命都是很正常的。

中国青年报:您认为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青少年的榜样?

孙云晓:一些关于为未成年人树立榜样的报道也是片面的。 新中国成立至1985年,受省级以上表彰的英雄青年约有36人。 打坏人、灭火、下水救人、救卡车、保护集体财产的青年有33人,占91.6%。 其中,11名下水救人的少年英雄,有10人牺牲。 模范教育是定向教育,但这种少年英雄定向并不符合儿童身心发展和成长的规律。

几年前,有一部电影叫《背爸爸去学校》。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最先由媒体报道。 非常感人。 甘肃一名不满14岁的男孩决定背着父亲上学,尽管弟弟没有赡养义务。 主角作为一个身心尚未成熟的孩子,承担如此沉重的生活负担,无疑会受到伤害。 支持残疾父母是成年人和社会的责任,不应该鼓励孩子去承担。 这种导向会鼓励更多未成年人模仿,造成更多潜在危害。

我还想说一件事,就是关于雷宁的报道。 当时我在《中国青年报》工作,写过赖宁的事迹。 我在写的时候,注意到一件事,明确地写道:“不鼓励小孩子上山救火。” 写赖宁事迹的重点不是灭火,而是凸显他的志向、勇于探索、全面发展、艰苦奋斗。 学习赖宁绝不是学习他的救火牺牲。

中国青年报:但是提到赖宁,大家想到的就是那个救火时牺牲的孩子。

孙云晓:近日,赖宁成为“新中国成立100位杰出贡献英雄模范人物和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100位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的300名候选人之一。 在关于他的事迹的简短介绍中,90%的内容仍然是他救火的内容。 读完后,我感到有些遗憾:赖宁事迹的本质并不在这里。 作为改革开放初期的少年英雄,赖宁本质上是一个敢于探索的现代少年。 他能够组织一支探险队去探索山脉,博览群书,而且非常有环保意识。 他具有现代气质和科学精神。 在赖宁报告的最后,我写了一个细节,就是赖宁死后,他母亲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赔偿他打碎的玻璃。 莱宁很调皮。 他开发了自己的火药枪并打破了别人的玻璃。 母亲批评了他,让他用零用钱补偿,但还没来得及补偿,他就去世了。 于是,赖宁的母亲买了玻璃,并在他的坟前烧毁了收据。 我还记得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他是一个英雄,也是一个孩子。”

这就引出了去年抗震救灾小英雄的报道。 那些报道非常感人,但在讲述英雄少年的事迹时,我们不应该回避他们的恐惧和恐惧。 这些都是正常的。 但媒体大概潜意识里认为,只能强,不能弱。 所以当我选拔抗震救灾的少年英雄时,我很担心灾区的其他孩子会怎么想。 他们会不会想:“如果他们不害怕,他们就是英雄;如果我害怕,我就不是英雄”? 事实上,任何一个孩子受到惊吓并拼命逃跑都是正常的。

模仿犯罪报告细节是青少年犯罪的直接原因

中国青年报记者:关于青少年犯罪的报道还是有的。 《广播影视新闻采编人员职业化管理实施方案》明确要求,轻微刑事案件一般不予公开报道。 现在,情况如何?

孙云晓:受不良媒体报道影响的青少年更容易犯罪。 据公安部调查显示,76%的少年犯看过色情影片,而普通中学生的这一比例为7%。 模仿犯罪报道的细节也是青少年犯罪的直接原因。 媒体对细节的报道越详细,青少年就越会模仿,因为不假思索地模仿是孩子的天性,孩子的学习方式也是观察学习。

新闻报道报道暴力犯罪等事情也很正常。 但需要注意的是,第一,保护未成年人是不变的原则,即使是深夜播出也不能不尊重未成年人的权利; 其次,犯罪细节不应被报道。

因此,我主张记者接受专门培训,学习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和中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

中国青年报:目前最迫切的培训需求是什么?

孙云晓:报道未成年人问题,既要遵守新闻规则,又要遵守未成年人保护规则。 这两条规则必须保持平衡。 国家法律规定未成年人受到特殊保护和优先保护。 这种保护的基本原则是,凡是有利于未成年人发展的事情就去做。 保护什么? 保障未成年人四项基本权利——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

例如,我们的一些报告在涉及强奸小女孩时过于详细。 他一说起,就提到某个城市、某条街道、某个家庭的一个女孩被强奸了,受到了多么严重的折磨。 他甚至提到了一些非常残忍的手段。 当这样的报道出来后,这个女孩的未来会怎样呢? 所有的评论,哪怕是同情的评论,都会对她造成极大的伤害。 这是不良的媒体报道,可能会对孩子造成终生伤害。

制定媒体报道中未成年人保护的相关规定。 《未成年人保护法》是原则性母法,也应该出台实施细则或规定,在新闻传播系统中贯彻落实。

中国青年报记者:有些报道可能不涉及法律,更多的是涉及职业道德。 您如何看待报告的这一部分?

孙云晓:这个要看行业自律。 前段时间,网络上不是有很多“非常色情暴力”的炒作吗? 那个孩子也被“人肉搜查”了。 这绝对是一起媒体暴力事件,就像一群成年人蒙着头殴打小孩子一样。 这是一场媒体群殴,非常残酷。 如果不干预的话,这种事情以后随时都可能发生,尤其是在网络时代,太容易了。

媒体不仅要保护儿童的生命,更要保护他们的隐私

中国青年报:对于一些客观甚至正面的报道,我们是否也应该关注这方面?

孙云晓:你也注意一下。 看电视的时候,时不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位企业家特别有爱心,给学校或者贫困学生捐了很多钱。 受助孩子们上台接受捐款,鞠躬致谢。 我认为这可能不利于未成年人的发展。 首先,他们可能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很穷或者接受援助,他们也有权利不让别人知道。 传递温暖和爱本身是好的,但应该悄悄地进行。

我还看到一个电视场景,当时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这是1998年抗洪救灾的报道,一名年仅6岁的小女孩从被水包围的树上被救起,赤身裸体地搂在身边。 报告本身没问题,但没有马赛克。 至少脸和身体的某些部位要遮住! 后来这个镜头被回放了很多次,没有经过任何处理。 当时我就觉得这个问题太大了。 这个女孩以后我该怎么办? 对于现场救援来说,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但作为报道,却被不断重播,成为历史性的一幕。 这表明记者缺乏儿童权利受到保护的意识。 这种保护不仅保护了儿童的生命,也保护了儿童的隐私; 媒体不仅要对自己的现在负责,还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

中国青年报:近年来这方面的情况如何?

孙云晓:稍微好一些,但总体来说还是不够。 这里其实是有低级和高级之分的。 最低层次是未成年人的隐私不能透露太多。 这是底线。 高层次是注重未成年人的参与,传达未成年人的声音。 我们现在有很多关于儿童的报道。 孩子往往只是装饰品,而不是真正的参与和表达。 凡是与儿童有关的事情,包括教育政策、校外生活、儿童衣着用品、文学艺术等,媒体都应该传达孩子们的声音。 一些媒体注意到了不能报道的事情,但仍然缺乏尊重未成年人参与权的意识。 比如,目前很多儿童文学艺术奖项,儿童都没有参与的权利。 孩子们经常说他们不喜欢读大人评判的作品。

有一件事情我多年来一直在呼吁,那就是希望儿童节能够成为孩子们的狂欢节。 儿童节现在通常以成人为主的方式举行,包括会议、表彰和戏剧表演。 说到儿童节的报道,几乎没有哪一年可以真正被报道为儿童节。

人物报道,媒体要有“扭转局面”的动力

中国青年报记者:现在有一些涉毒的报道。 对吸毒感受和毒品名称的描述似乎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

孙云晓:这涉及到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比如明星吸毒,可以举报,但吸毒的感觉不能夸大,否则很容易引诱未成年人。 不应该有关于吸毒引起的兴奋状态的表达,只有简单的陈述。

现在的未成年人有一个特点。 一方面,他们对媒体报道表现出不信任,但另一方面,他们往往相信这些报道是真实的。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关于“什么对未成年人思想道德理想信念影响最大”的调查。 第一位是家庭(37.7%),其次是学校(30.9%),报刊仅占1.6%,互联网占4.9%,电视和书籍分别占8.4%和9.4%。 家庭和学校对思想品德影响较大。 但他们对企业家和名人的崇拜似乎与媒体的夸大其词密切相关。 家长和老师的媒体影响也会传递给孩子。 可以说,媒体对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塑造的影响虽小,但负面影响却很大。

媒体在这方面应该承担特殊责任,必须对国家、对未来负责。 首先,媒体在人物报道上要有“扭转局面”的动力。 什么是“扭转局面”? 就是增加对思想家、艺术家、科学家、发明家、甚至普通工人、农民的报道量。 现在基本上名人报道占70%,其他加30%。 我认为应该扭转,名人的覆盖率应该控制在30%,其他人物的覆盖量应该增加,提高覆盖水平。

中国青年报:但也许青少年普遍对非明星报道不太感兴趣?

孙云晓:这和媒体的报道方式有很大关系,报道中的正面人物并不可爱。 比如神舟飞船的发射和最近的日全食报道就非常好。 他们向民众进行了科普,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 但遗憾的是,报告持续的时间太短。 我认为这些报告对青少年的一生都有帮助。

我相信,崇拜娱乐明星、吃喝玩乐、追求名牌绝不是这一代青少年的唯一追求。 我一直相信,这一代青少年会成为巨人。 他们有着无限的潜力和宏伟的追求。 只是我们要为他们创造一个多元化的环境。 就视野而言,可以包括天文、地理、高科技,科技让这个世界变得丰富多彩。

媒体确实需要彻底改造。 事实上,已经有人在做了,但我认为还不够普及。 全国媒体工作者要接受广泛、系统的培训。 媒体也应该联合起来,建立保护未成年人的自律联盟。

中国青年报:除了媒体自律,社会还可以做些什么来保护未成年人?

孙云晓:今年的两会上,我们有一个重要的建议,就是成立“全国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 日常办公机构可设在团中央。 在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统一领导下,建立未成年人保护监测体系,健全监督机制。

我们现在好像没有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内容审查,所以我们需要发展一些政府部门、共青团少先队组织、民间组织、行业协会来做这件事。 据我了解,律师协会有一个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记者协会也应该有一个。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