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新闻报道_天文学媒体报道_天文报道媒体学什么专业/

科学 教育 《认识世界》作者/高爽

这是高爽公众号原创文章第204篇

原文收录于王大鹏等主编的《视野与途径:40位科普人士的心声》。

1 如何做好天文科普

这样的宣传片你见过吗? 航空摄影、长镜头和转瞬即逝的一瞥都很壮观。 它讲述了一所大学、一个研究所或一个科学家的故事。 用珍贵的资料罗列自己的成就,一步步发展到今天,更加辉煌向上。 这类宣传片的叙事姿态是阳光下灿烂的横向姿态。 如果天文科普也采用这种方式,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呢?

天文学是自然科学中的一门学科,但也是最独特的学科。 典型的自然科学,如物理、化学、生命科学、地质学等学科,采用实验研究方法来收集和总结自然现象。 物理实验室里有滴答作响的计时器、汽车运动和磁铁; 化学实验室里,有燃烧、爆炸、颜色变化; 在生物实验室,老师们解剖蟾蜍; 在地质实验室里,地质学家研究带回来的野外矿石……只有天文学无法进行实验。 天文学只能观察天文现象,而且是被动观察,等待现象自然出现。 天文学的特殊性不会影响天文研究。 天文学的研究范式有其成熟的脉络可循。 但由于天文学的特殊性,缺乏实验操作、距离应用场景较远,给科普工作带来了诸多困难。

在实践天文科普的过程中,我发现天文科普最大的困难不是表达、展示方式等技术问题,而是回答观众需求的问题。 表达和呈现的方式当然很重要。 互动的展示方式、图文并茂的传播媒体、轻松幽默的叙事风格,都将为天文科普工作加分。 不过,观众普遍关心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关注天文学?” 为什么公众需要关注恒星演化规律,为什么需要了解银河系的基本结构,为什么需要了解宇宙起源的过程?

“满足新的科学知识”并不一定是最好的答案。 新的科学知识有很多,而对于大众来说,知识的新颖性并不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100年前提出的知识可能和今天一样对于科普受众来说是陌生的,也可能是科普需要涵盖的内容方向。

这类问题是天文科普工作中不可避免的问题,也是探索科普工作市场化的基础。 只要我们正视这些问题,我们就会开始从受众的角度来思考天文科普,即把人置于天文科普的核心,而不是以天文知识本身为核心。

2 科学也是英雄之旅

科普工作不同于科学研究工作。 科普工作具有服务性质,服务的对象是科普讲座的观众、博物馆的观众或者科普书籍的读者。 该服务的目标是为观众带来丰富的科学体验。 经验的内容是科学过程中的人的精神和情感。 优秀科普节目《发现》的制片人曾表示,他们从不做科普节目,只做娱乐节目。 这句话没错,智力娱乐也是娱乐,科学精神、探索精神的体验也是娱乐。 因此,科普作者在科普讲座中应贯穿的核心思想不是科学知识本身的衍生过程,而是对特定人群或人类社会的探索过程**。 根据讲座的主题,旅程可长可短。 比如在讲述探索地外文明的故事时,基本可以涵盖20世纪以来现代天文观测和太空探索的过程。 又如,讲述勒维耶预言水星轨道内存在另一颗行星的故事时,可以展示现代天文学发展中的一则公案。

讲故事讲述个人或人类旅程的故事。 从文学和神话的角度来看,紧张、引人入胜、简洁的旅程必须符合英雄旅程的发展规律。 一个有缺陷的英雄出现在舞台上。 他原本平静的生活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打破了。 英雄被迫面对挑战。 在与对手反复交锋的过程中,他逐渐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并通过努力克服。 ,终于打败了最大的敌人——自己,赢得了胜利,回到了平静的生活。 这样的英雄之旅的叙事逻辑完全符合中西方经受了时间和文化考验的讲故事逻辑。 但由于天文的特殊性,在叙事逻辑上还不足以满足英雄的旅程。 叙事姿态也需要“酒神精神”。

天文新闻报道_天文学媒体报道_天文报道媒体学什么专业/

3 “酒神精神”与天文科普

尼采利用太阳神(或太阳神)与酒神的二元对立元素来分析古希腊戏剧,写出了《悲剧的诞生》一书。 太阳神阿波罗永远是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一尘不染的、从不说谎、说到做到、他的箭永远是徒劳的、他是光明的、没有黑暗的角落。 太阳神所到之处,音乐激昂,阴霾退去,一切丑陋不复存在,一切都遵循秩序和逻辑,完美无缺,欣欣向荣。 狄俄尼索斯是宙斯的另一个儿子,也是阿波罗的兄弟,曾受到赫拉的迫害。 酒神狄俄尼索斯纵情享乐、酗酒,显得颓废阴郁,充满了感性的情感,表达了人类的欲望。

太阳神和狄俄尼索斯的二元对立观念与人性的两面非常相似。 自古希腊以来,太阳神精神与狄俄尼索斯精神始终相互配合,相辅相成,永不疏远。 但在牛顿之后,人类的知识用机械的方法来认识宇宙的规律。 牛顿力学的巨大成功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智力信心。 直到后来的工业革命,人类运用科学和理性的精神,即太阳神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地探索自然,并取得了迅速的成就。 由此形成了现代社会,人类进入了理性、逻辑、秩序得到充分尊重的时代,这也是狄俄尼索斯退休的时代。

狄俄尼索斯退出的科学是一个科学主义盛行的世界。 科学家的世界观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人们习惯于“用观念来指导生活”,这使得现代人的存在具有一种“抽象性”,漂浮在生活的表面,无家可归。 同时,也产生了可怕的世俗化倾向。 正如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一切与创造价值无关的活动都被视为不务正业。 现代人的这种生存状态,必然会在科学文化中得到体现。 他们在精神上越贫穷,他们在知识上就越贪婪。 如果他们不能再思考,就必须用知识来充实自己。 用通俗的话说,我们开始追“干货”。

受这一系列思想的影响,我们现在的科普,特别是天文科普,也是太阳神的精神的贯彻。 大量的科普讲座本质上是人类理性成就的功劳榜和逻辑秩序的讲台。 奖牌、领奖台是暂时的荣耀,但不能代表真理的受欢迎。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说,科学“在某种意义上”几乎是“真理的敌人”,因为科学是乐观的,相信逻辑的。 如果在天文科普中过于强调科学理性的光明性和正确性,公众就会觉得你无论如何都是对的,无论有什么困难,最后你都是对的。 “太阳神之灵”吞噬一切,让人无法直视,只能勉强承认。 因此,我尝试在科普讲座中引入“酒神精神”。

例如,在讲述朱荣兴的故事时,叙事的核心是“天文学家的集体失败”。 我将探讨失败的原因、天文学家内心的渴望,以及追逐名利所带来的困惑。 他们是人,他们的血肉使我们与他们亲近。 又如,讲牛顿的故事时,必须讨论牛顿的身世和孤僻的性格; 在讲述阿波罗登月计划的成就时,必须强调月球轨道上执勤的“第三人”。 虽然他没有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机会站在月球上,但他的工作保证了阿姆斯特朗的安全返回。 这样的人物内心不也是孤独的吗? 独自在月球轨道上等待队友的他感觉如何?

我曾经给小学生做过一次主题为“太阳系规模”的科普讲座。 讲座中故事的主要线索是系主任安排我在学校花园小道上制作了一套太阳系行星的全尺寸模型。 经过计算,我发现这个任务无法完成,因为宇宙太空了。 如果按照真实的比例,即使最小的行星做得很小,整个太阳系也无法容纳在学校花园里。 这是我个人的“英雄之旅”,一次失败的挑战,但从知识获取、传播的角度来说是成功的。

如果要总结一下我所有科普讲座的共同点,那就是所有的讲座都包含着失败的英雄、自私的使命、挫折、孤独和战争的经历、敌意和不安。 总之,没有一个为全世界所庆贺的“太阳神之魂”,至少不是全部的“太阳神之魂”。

只有《太阳神之灵》的科普内容才会向观众传达一种意识形态幻觉:科学就等于真理,科学家就是掌握客观真理的人。 科学的就是正确的,错误的就是不科学。 科学 所有的困难都是暂时的、次要的。 科学家们一定能够克服一切困难,推动科学取得辉煌的胜利。 最终,科学将无所不能,涵盖一切。 大到宇宙的诞生、演化、命运,小到微观世界的生命过程、微生物的繁殖,甚至原子世界,都可以用今天或未来的科学理论来解决。 科学主宰一切,科学接管一切,科学是万能的,即使不能,也只是暂时的。 这种想法会给科学伦理和科学传播带来危害。

从科学伦理上讲,如果在科学研究问题上丧失人文关怀和底线,就会发生克隆人、人类胚胎基因改造实验等灾难。 在科学传播层面,公众对科学家、科研项目、国家的科学投入抱有非理性幻想。 “天眼”FAST望远镜建成后,公众期待该望远镜在短时间内产生巨大的科学成果。 “悟空”卫星升空后,媒体和公众共同夸大暗物质粒子探测结果。 像这样的科普内容缺陷,不完全是媒体专业人士的专业水平问题,也是公众追求的错误导向。 这种误导性的指导不仅损害了公众,也损害了科学界。

一旦考虑到“酒神精神”,事情就显得正常多了。 FAST 有可能不会产生任何结果,但我们的科学家正在努力避免这种情况。 “悟空”卫星有可能找不到暗物质粒子确凿的证据,但我们当然不想看到这一点。 一定的科研经费未必能换来世界级的发现。 当然,对我们尝试的失败过程的总结本身也是一种宝贵的奖励。 在科普过程中,科普者需要有冷静的头脑和温暖的心。 当然,我们传播的是科学知识、有效的科学方法和振奋人心的科学精神,但真正的客观和公正意味着失败也是科学传播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 甚至有些科学探索可能永远不会成功,但人类的渴望本身就值得传播和感动。

当然,“酒神精神”并不意味着醉酒后彻底颓废、不思进取。 “酒神精神”与“凤凰精神”的配合才是正道。 科学家需要在发现和接受内心现状之间找到平衡,科普也需要在“酒神精神”和“赫利俄斯精神”之间找到平衡,最终让他们彼此接受并做出贡献。和平。 在科普中运用一点“酒神精神”,就不会那么可怕,不会失去科学的严肃性,更不会让大众陷入虚无。 我们从尼采的《悲剧的诞生》中得到的启发是,即使人生是一场梦,我们也要有意义地梦想它,不要失去梦想的激情和乐趣。 运用这种精神,即使科学有起有落,我们仍然要在体验和探索的过程中看到好奇心的价值。

天文科学的叙述者必须不同于记者。 流星雨、日月食、空间站凌日、超级月亮……报道这些话题是记者要做的事,而不是天文科学必须追随的时尚。 如果说新闻是即时传达事实,那么科普就不是聚焦事实。 天文科普的新科学知识部分应该聚焦“当下的科学认识”,即主流学术界此刻如何讨论那些难以辨别终极真理的科学问题。 至于最终的答案,可能根本不存在,也可能不存在。

科学不是万能的,科普更不是万能的。 无论科普者如何努力讲好科学故事,可能仍然会有一些公众不愿意参与科普传播。 用讲故事的态度来进行天文科普讲座,在讲座的正泉中加入一点“酒神精神”,是我能想到并一直在实践的方法。 当你听到一个好故事时,你会感到与美好的事物有联系,你会笑,你会敬畏,你会感动,你会生气,你会想要改变一些事情。 当你听到一个好的科学故事时,你会感到兴奋。 您将与科学界的崇拜者们站在一起3000年。 你将打开心灵的一扇窗,呼吸新世界的新鲜空气。 您会满意的。 会热爱科学。

天文新闻报道_天文报道媒体学什么专业_天文学媒体报道/

关于

关于我

天文学媒体报道_天文新闻报道_天文报道媒体学什么专业/

高爽,河马老师,又被称为“兔兔爸爸”,是巴学院的老家长,孩子正在上小学。

德国海德堡大学理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博士后、原北京师范大学讲师、App通用课程负责人、科普作家、图书翻译家、以及注册高级家庭教育顾问。

享受获取应用程序课程的乐趣

《天文学常识》

2021 年天文学前沿报告

点击下图即可进入

精力充沛的青少年接受应用课程

有4个主要课程

满足孩子的终极好奇心

在【青春获取】应用中搜索高爽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