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图吧_天文图经_天文图片高清/

2016年在四姑娘山捕捉到的流星。

如果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光明

谁需要明星? 谁需要它们?

凝视夜晚

寻找远方的安慰

——江河《星星变奏曲》

8月12日晚,一年中最平凡的一天,一群成都人驱车数百公里,只为一场浪漫的邂逅。 这天晚上,北半球三大流星雨之一的英仙座流星雨出现在天空中。

夜深了,静悄悄的,黑色天鹅绒般的天空中,镶嵌着明亮的星星。 不经意间,一颗星星顽皮地“跳”了出来,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咔嚓一声,这美丽的一幕被相机捕捉了下来。 “如果能拍出好照片,无论走多远、等多久,都是值得的。” 当晚,“追星团”成员之一阿武说道。

阿武,90后出生于成都的星空摄影师。 三年前,他辞去了工作,开始环游地球“追星”。

成都这样的“疯狂追星者”不少,曾洋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经准备了两个月,观看金星凌日几个小时; 他还在接近 0°C 的温度下摇晃时记录了数据。 原因很简单,“我喜欢在星空下的感觉”。

飞往新西兰的四个航班

追逐大麦哲伦星云和小麦哲伦星云

英仙座流星雨是最可靠的流星雨。 它与地球有个约定,每年八月它都不会缺席。

8月11日,阿武和妻子文杰驱车500多公里从成都来到九曲黄河第一湾,只为这场浪漫的邂逅。 这是阿武连续第三年拍摄英仙座流星雨。 “2015年,我在张掖,恰逢其时; 去年在四姑娘山,是临时决定; 今年是最严重的一次。”

12日下午,阿武早早出发,爬了一个小时的山到达拍摄地点,查看地点以确定拍照的方向以及如何构图才能更好看。

原因很简单:天气好的话,看到流星的几率就更高。 晚上9点30分,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抬头望去,一条乳白色的亮带十分清晰,偶尔有一颗流星从天上滑落。

8月12日晚上11点到8月13日凌晨2点,英仙座流星雨达到顶峰。 然而12日晚上11点,月亮升起,原本寂静的天空中突然亮起一盏瓦数极高的“探照灯”,星星都羞涩地躲了起来。

由于月亮的干扰,观星的效果大大降低。 调整曝光后:安静的河流蜿蜒曲折,蜿蜒伸向远方,天空中,流星划过,留下长长的尾巴……“5个半小时的等待没有白费。”

阿武是“追星族”中的热门人物。 2014年12月,他在巴郎山拍摄的双子座流星雨照片也被发布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每日天文地图(APOD)网站上。 从1995年开始,这个网页每天专注于向世界天文爱好者展示一张天文图片,在天文爱好者圈子里拥有非常高的地位。

摄影师阿武其实是一个“半路出家”。 他主修计算机科学,毕业后从事销售和设计工作。 2013年,和朋友去泸沽湖旅游时,我被天上的星星惊呆了。 我拿出卡片相机疯狂拍照,“但是,我什么也拍不到。”

正是这次惨败的经历,激发了他追星的欲望。 回国后,他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单反相机。

2014年4月,阿武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掉广告公司的工作,成为一名全职星空摄影师。

此后三年,阿武为了“追星”走遍了世界各地,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度过。 省内甘孜、阿坝、凉山; 国内西藏、青海、甘肃; 国外有新西兰、夏威夷、冲绳。

7月12日,阿武刚刚从新西兰“追星”之旅归来。 这是他第四次来新西兰。 “南半球可以看到很多北半球看不到的恒星,比如大麦哲伦星云和小麦哲伦星云。”

天文图片高清_天文图吧_天文图经/

曾阳在腾格里沙漠。

牛背山之旅,他找到了一生挚爱

在路上听起来很酷,但在令人惊叹的照片背后,往往隐藏着一些悲伤的故事。

这次去新西兰,天气不太好。 下了半个月的雨。 为了抓住每一个拍明星的机会,阿武和妻子文杰大部分时间都在车里度过。 当云朵闹事的时候,他们就会开车去追云洞。 只要看到某处漏出一片云彩,他就会“狂奔”几十甚至上百公里。 期待过去后,更多的是疲劳。

有一次在川西放星星的时候,湖面上突然出现大雾。 还没拍出满意照片的阿五决定摸黑爬山,以穿越大雾。 背着几十公斤的装备,走在冰冷的山路上,两个小时后终于到达山顶。 此时已经是凌晨5点30分了。 星空不见了,却意外遇到了日出。

和英仙座流星雨一样,12月的双子座流星雨也是一场盛事。 除了与天气斗智之外,在拍星星的过程中,还有许多“怪物”需要战斗。

你在追天上的星星,地上的野狗在追你。 2014年5月,在西藏纳木错,一向适应高原环境的阿吾,因前一天的一阵风,患上了高原反应。 为了不错过这个机会,他吐槽拍摄到凌晨2点。 回来的路上,一行人因为天太黑迷路了,身后传来一群野狗的叫声。 “现在想来,还是挺危险的。”

追星3年多,阿武获奖无数。 不过,对他来说,“追星”最大的“奖品”是身边的妻子文杰。 “能够如此全心全意去各地拍摄明星,没有家人的支持是不可能的。”

文杰也是一位旅行和摄影爱好者。 2013年,两人在犍为旅游时相识,并在微博上互相添加了对方。 2013年底,两人在牛背山再次相遇,阿武无意中拍到了文杰站在星空下的照片。 正是这张照片成为了两人的“媒人”。 之后,阿无常邀请文杰去看星星,两人渐渐走到了一起。

虽然也热爱摄影,但文杰饰演的更多的是贤妻良母。 “一个家庭有一个摄影师就足够了,我来做后勤经理。” 每次出去“追星”,吃住行都是文杰全权负责,让阿五没有后顾之忧。 她还会陪阿五彻夜看星星,“这就是我们的浪漫吧?”

天文图片高清_天文图经_天文图吧/

阿吴曾出现在 NASA APOD 照片中。

横跨四川东西方向

追逐金星凌日的两个月准备

8月12日晚上,对于曾阳来说也是一个不眠之夜。 曾阳,四川省天文科学学会副理事长。 当晚,他和同事们扛着“武器”天文望远镜和重达数十公斤的赤道仪前往峨眉山金顶观测记录。

曾洋无数次仰望星空。 他第一次仰望星空是在他七八岁的时候。 那是一个暑假。 他跟随母亲来到重庆四面山,住在农家院里。 “晚上出去的时候,满天都是星星,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天空。” 那天晚上,他的母亲陪着他在外面坐了一夜。

回家后,曾洋跟妈妈许下承诺:下次考试考双百分,就买一架望远镜。 就这样,曾洋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望远镜——只能看到月亮的望远镜,为他打开了追星的大门。

2009年大学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曾洋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始真正走上“追星”之路。

八年来,曾洋做过疯狂的事情,跑几百公里、几千公里,只为了看星星。 很多人认为这就是“浪漫主义”。 “在星空下很浪漫,但在看星星的同时,我们还要记录下来,然后对大量数据进行研究和分析。这一切都很无聊。”

即便如此,曾洋始终努力让这些无聊的工作变得尽可能浪漫。 冬天在若尔盖基地观星实际上可以在室内进行。 然而,他不得不将电脑搬到户外。 室外温度接近0°C。 他裹着被子瑟瑟发抖,操作电脑的手都冻僵了,“因为我喜欢在星空下的感觉。”

除了日常的观星之外,曾洋和他的朋友们并没有错过任何重要的天象。

2012年6月6日,天空上演了一场“金星凌日”。 地球上的人们看到金星就像一个小黑点,慢慢地从太阳表面经过。 这种天象每个世纪只发生两次。 2004年就发生过一次,如果错过了这次,就得等到2117年才能再看到了。

“既然我们遇到了这种千载难逢的天象,我们就不能错过它。” 为了这次短短几个小时的“千载难逢”的观察,曾阳和他的13位朋友早在两个月前就出发了。 开始准备。

通过谷歌地图,该小组确定了十多个视线更好的地点。 最终决定采取哪一种取决于天气。 距离金星凌日还有一段时间,天气预报还不太准确。 他们只能随时关注云图。 他们还查阅了各地的气象数据,了解6月6日各地下雨、晴天的概率。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工作,最终确定了四个备选地点:川东万源八台山、西南峨眉山金顶、川西凉山州新都桥和德昌县。 此时,距离6月6日金星凌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该批部队兵分两路,从成都出发,分别前往两个备选地点,对当地的地形、光线、 ETC。

几经周折,观测地点最终确定在凉山州德昌县。 6月6日上午,一群人看到太阳表面出现了一颗“小黑痣”,兴奋极了。 “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天文图经_天文图片高清_天文图吧/

曾洋工作照。

梦想的传承

最年轻的“追星者”年仅13岁

不仅是一名追星粉,曾洋也像其他“追星女孩”一样,向身边的人“便利”自己的“偶像”。

如今,曾阳和省天文科普学会的小伙伴们走进校园、社区,向更多的人介绍头顶的星空。 在攀枝花房山,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专门天文观测点,进行科普级的天文观测。 今年10月,若尔盖的观测点也将开放,“全部免费向公众开放”。

渐渐地,曾洋的身边,像他这样的“追星者”越来越多。 今年8月12日晚,峨眉山金顶,一名13岁男孩在“追星大军”中被“围观”。 小男孩的名字叫赵杰伟。 他还不到初二,但那天他成为了一名老师,并向许多成年人介绍了流星。

五年前,赵杰伟在一次讲座中认识了曾洋,并开始追星。 不久前,他来到云南天文台,与专家一起体验科研生活。 回来后,他对曾洋说:“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听到这句话,曾洋愣了两秒。 对于他来说,这或许就是继续追星、科普的最大意义和动力。

天文图经_天文图吧_天文图片高清/

阿武正在路上。

观星指南

夏天

1、若尔盖草原:不仅有一望无际的草原,3000多米的海拔也让这里的星空非常美丽。 尤其是夏天,这里的银河非常壮丽。

2.腾格里沙漠:除了无边无际的荒凉沙漠,干燥的空气让这里的天空非常透明,银河也非常明亮绚丽。

冬天

1.攀枝花房山:冬季除了能够看到很多著名的亮星(如参宿四、天狼星)之外,相对较低的纬度也让房山能够看到天空中第二亮的星星——老人星。

2、黑龙江漠河:极光的存在,让这里的星空变得独特,更加浪漫。 星星和极光相互覆盖、相互映衬,成为一种独特的观察体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