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学术建设与自主创新-学术交流、经验交流与理论研讨会论文集-法律管理赛道。 近年来,我们与民政部门共同制定了年度工作总结和考核制度。 同时制定学会目标考核方案,并按照目标考核标准进行评分。 三个等级分为良好、中等、较差。 对好的提出表彰,对中的提出整改目标,对差的提出问题症结,共同努力。 与事业单位所属单位领导进行沟通,取得所属单位领导的关注和支持。 (三)建立对学会工作的表彰和激励机制为调动学会所属单位和学会专职干部的积极性,对学会实行“两第一、一优秀”表彰奖励制度建立了。 “两个第一”是指社会先进集体和先进工作者,“第一优秀”是指优秀的社团会长。 为了加大表彰力度,从2004年开始,由原来的两年一次表彰改为每年一次表彰。 原表彰由市科协1个部门进行,新增人事局2个部门。 最初的表彰主要是基于精神上的鼓励。 ,增加至少300元的物质奖励。 目前,制约学会工作健康发展的主要是所属单位领导的支持、资金的支持、人员的支持。 为调动学会办事机构所属单位领导的积极性,我们会同市委组织部、市人事局、市人事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学会组织建设的意见》。市机关工委、民政局强调,所属单位要把各项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纳入总体工作部署。 每年至少听取一次学会工作报告。 领导者负责学会的工作。 一些行政转移的职能可以尽量交给社会。 。

所属单位领导要树立购买服务理念,将学术交流与行业工作会议结合起来,多方筹集资金,多方寻求资金。 考核学会所属单位领导是否高度重视和支持学会工作,是否具有高度的科技意识。 科技意识考核分为优秀、合格、不及格。 报送市委组织部、市机关工委,作为组织部门考核任用干部和市机关工委年终目标岗位责任制考核的参考。 由于学会创新的工作机制和学术交流的创新形式和方法,学会的工作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促进了学会的可持续发展。 作者简介 袁尚贵,1949年10月出生,辽宁省铁岭市科学技术协会理事。 1976年毕业于东北大学真空技术专业,同年在1027研究所工作。 1978年在铁岭科协总部工作至今。 2002年被中国科协、国家经贸委评为“千厂千协协作行动”先进工作者。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鄞州区市府路30号科学馆办公楼,邮编:112000; 电话:0410-6610585 科技创新与学术交流 冯启旭、郭金荣、吴玉梅以“建设创新型国家”为目标,加强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是关系现代化建设全局的战略高度。 一项关于国家创新系统的研究指出:“创新是不同参与者和机构之间大量互动的结果”。

同时指出:“创新体系是由企业、政府、学术界之间存在的创新发展相互关系和交流构成的。” 可见,“创新行动者之间的互动对于提高创新绩效至关重要”。 在科技创新体系中,学术交流是重要组成部分。 学术会议和学术期刊是学术交流活动的两种重要形式。 南满:学术交流是科技创新的助推器。 专家认为,学术交流不仅是科学发展的重要条件,也是社会进步和繁荣的主要标志。 纵观人类科技发展史,任何重大发明、发现和创造都可以说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技术创新绝不是某个技术精英一时兴起的产物。 科学技术是在前人的生产劳动和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继承、积累和逐步发展起来的。 当代科学技术的巨大进步,是人类知识不断积累的实践创造的结果。 也是后人对前人成果的继承和发展; 每一个新的科学理论和建议也是对大量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概括的结果。 牛顿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大师,在数学、光学、力学和天文学方面取得了无数成就。 他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非常善于与各界学者交流研究成果,并将前人的成果融入到自己的成果中。 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吸收了科学思想的精华。

在科技创新实践中,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真切地感受到,在学术交流中,学术思想的交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正是学术思想和科技实践的交流,深刻启迪人们的科学思维,促进科学家逻辑推理能力、科学抽象能力、辩证思维能力的提高,从而提高科技创新能力。 因此,从事科技的人们非常重视学术交流,希望通过学术交流活动发表自己的成果,希望得到人们的认可。 学术交流也是科技创新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课题。 法国科学家笛卡尔认为,与一群科学家互动所获得的经验教训是任何大学都无法获得的。 每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共同经历和感受; 参加各种学术交流活动,有利于拓宽研究者的探索思路,找到创新的突破口。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学术交流也为有成就的年轻科技人员提供了脱颖而出、展示才华的机会。 这样的例子在漫长的历史和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 2.学术交流功能的弱化应引起社会关注。 1985年,中共中央作出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标志着我国“坚决、分步骤的科技体制改革”全面启动。 二十年来,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取得了有目共睹的重要进展。 但也有学者认为,我国科技体制改革领先于经济、教育体制改革。

虽然这种改革极大地提高了科技领域的市场化能力,但代价是我们越来越缺乏突破性的科技成果。 市场机制也给学术交流带来了多方面的深刻影响。 其中,一些承担学术交流社会责任的组织、单位或部门,因急功近利的抬头,削弱了学术交流功能。 这是最突出的负面影响。 首先,学术期刊作为学术交流的重要平台,由于市场挤压或财经政治交易的诱惑,利用了现行“以刊评文”、“以文论才”的学术评价体系。 ”。 这种简单化的模式搞寻租,成为一些学术不端行为发表推广论文的场所。 这种情况不仅会导致国内学术期刊在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中日益失去公信力,而且无疑也严重损害了学术交流的本来意义。 其次,学术交流的组织者往往出于功利目的而组织学术交流活动。 “支持协会”往往是此类活动的组织者用来掩盖其创收目的的借口。 笔者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件:有一年,一个公共服务组织组织的国际学术会议在笔者所在地召开。 作者热情地为本次学术会议提交了一篇与会议主题密切相关的文章。 论文,因为会议需要高额的注册费,所以在会议正式召开时我没有参加。 然而我提交的论文也被以“有理无钱别进来”的理由从论文集里退了。 笔者深感,一些学术交流活动的组织者常常让人感觉他们被扭曲成纯粹的金钱买卖关系,而将社会责任和公共部门义务抛在脑后。

此外,一些政府投资建设的学术交流设施,如科技活动中心等建筑,大多打着所谓“改革”的幌子改变了身份,成为产权管理者谋取利益的工具。经济效益。 于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76 学术建设与自主创新——学术交流、经验交流、理论研讨会论文集——这些都弱化了学术交流的功能和意义。 三、学术交流是各级各类学会的重要任务。 开展学术交流是各级各类学会最基本的任务。 学会对学科建设的促进作用及其对会员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很多时候是通过组织学术交流活动来体现的。 学会组织的学术交流活动不仅是各部门、各行业学术交流活动的重要补充,而且由于其组织的跨部门、跨地区、跨行业的广泛性、群众性特点在社会面前,他们的地位是超然的,他们可以处于更大的领域。 很大程度上克服了因部门利益、学科偏见、自我封闭等造成的排他性劣势,可以相对自由地交换意见甚至争论,从而体现了学术观点的客观性和正确性。更大程度。 。 尤其是在科学技术日益向综合性发展的今天,学科间的交叉融合成为创新突破的重要源泉。 在学术交流活动中,通过科技信息的相互交流和学术观点的自由讨论和碰撞,科技工作者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创新灵感,快速提高创新能力。

因此,学会必须坚守学术属性,通过运行机制的改革,为学会的建设注入新的活力和动力。 要进一步强化学会的服务功能,组织科技工作者围绕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科技问题开展多形式、多层次、多渠道的学术交流,努力提高学术交流的质量和水平。 要扩大学术交流覆盖面,活跃学术氛围和学术思想。 为会员参加学会组织的学术活动提供优惠费用,吸引尽可能多的会员积极参加学会组织的学术交流活动,为原始创新思想的诞生创造宽松的学术环境。 目前,大多数地方社团仍面临活动经费不足、专职人员缺乏等诸多问题。 社会可有可无的状况并没有根本改变。 科技体制改革给科研院所所属学会带来了更多困难。 它不容低估。 当政府职能转变,社会能够接受政府在制定发展规划、专业技术资格审查、科技成果评价等方面的职能转移时,社会活动的空间就可以扩大,社会活动的社会化就可以实现。才能真正实现。 4、科学评审是一种深入的学术交流。 科学评论是对科学研究成果、科学论文、科学著作的优劣、是非进行批评和讨论。 科学争论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动力。 科学评论不仅是一种学术交流,更是一种有针对性的深入学术交流。 通过开展科学评议,可以批评错误的观点和结论,也可以肯定和鼓励正确的、好的观点和结论。

从科技发展史可以看出,科技的每一次重大发展和进步都充满了科学家之间关于是非的激烈批评和争论。 就像万物发展的规律一样,正是这些矛盾和斗争推动了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 原国务委员、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大力主张加强科学评审工作。 他指出:“科学评审在科学界识别和协调科技成果评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是树立科学严肃性和科学性的重要保障。公开研究成果,引发讨论”科学评论不仅可以让人们深入了解科学命题的意义及其对未来科学技术可能产生的影响,而且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打开思路,发现科学问题。现代社会的进步在很多方面取决于科学发展和应用的深度和广度,取决于科学成果的创造者和“消费者”的广阔视野,科学评论对于提高科学家的意识也极其有帮助社会责任和科学道德。”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我们党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促进文艺发展、科学进步、社会主义文化繁荣的方针。我们要坚定不移、认真贯彻这一极其正确的方针。进行科学批评,就是发扬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拿起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对于批评者和被批评者来说,正如现代哲学家先生冯契提出,“学者或流派之间要进行自由辩论,对别人的批评要虚心接受批评。ZZ要有宽容的精神,善于接受和吸收别人的意见,做到一种文化、一种思想流派,只有能够自我批判,才能自我批判,只有不断完善、不断前进,才能肯定自己、超越自我,实现理论上的目标。创新。”

参考文献[1]薛兰,刘西林,胡志坚.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研究报告(2000)。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23 李正峰. 我国科技创新体系“系统失灵”及其解决方案初探科学新闻周刊,2000 年第 24 期 [31 宋健。 学术创新和科学审查。 科学时报,1999年10月14日 [4]赵颖,杨玉生。 审视学术期刊的出路。 科学时报,2006 年 1 月 24 日 [53 刘力,颜红。 机制改革为社会建设注入活力。 科技日报,2006年5月22日 E61 顾洪亮,冯琪。 中国式的“智慧论”。 《社会科学》2005年11月17日 作者简介:冯其旭,男,1936年11月出生,江西省退伍科技工作者协会省科学院分会副秘书长,江西 邮箱:jxkeji@sina . com. 中文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