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的意义在于记录,每一个历史时刻、每一个历史事件都应该有人记录。谁来记录中国空间站的成长和变化?如果没有人做,那我一定要做!”

2022年9月20日傍晚,天空被染红,云朵像绚丽的火焰。 90后天体物理学博士刘伯阳从北京昌平的住处出发,带着200多公斤的天文观测设备,驱车3个小时来到位于北京密云不老屯镇的国家天文台密云站,等待第二次当天凌晨5点左右中国空间站过境的5分钟时间里,我们力争留下一张从地面拍摄的清晰的“天宫”图像。

天文学学术期刊_天文学年会_天文学术交流/

9月21日凌晨,刘伯阳正在架设望远镜等拍摄设备。新华社记者 赵浩 摄

从“一”字形、“地”字形、“L”字形,到“T”字形、“十字”字形,这些形象的背后都是一个追星超过的“追星”年轻人。 50次,这是中国人从小到大在空间站的成长记录,也是中国人“太空家园”的成长日记。

一次又一次穿越星月的旅程,带来了激动人心的画面,拉近了“天宫”与地球的距离。 他的望远镜成为聚焦中国空间站与浩瀚天空对话的“新窗口”。

一份“特别的礼物”

国家天文台密云站是我国早期射电天文的主要观测基地,也是北京周边星空观测和天文摄影的绝佳场所。 9月21日是刘伯阳今年第38次拍摄中国空间站。 他计划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30周年献上一份“特别的礼物”。

拍摄中国空间站的计划始于今年3月,拍摄人造天体的想法源于两年前。

2020年,还在西澳大利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刘博阳对外国摄影师能够在地面拍摄到国际空间站的详细图像感到惊讶。 作为天体物理学的“职业玩家”和天文摄影的“忠实爱好者”,他暗自决定要拍这样的照片。

从地面拍摄太空中移动的物体并不像按下快门那么简单。 首先需要能够实现光学跟踪的软件来控制望远镜进行跟踪拍摄。 不过,刘博阳能找到的软件要么是很久以前开发的,要么是设计不够成熟,无法正常运行。

天文学学术期刊_天文学术交流_天文学年会/

9月21日凌晨,刘博阳展示了当天拍摄的中国空间站过境画面。

“开发一个光学跟踪程序并自己编程!” 今年3月18日,刘伯阳决定不再等待。 他不想错过记录中国空间站从小到大成长轨迹的最佳舞台。

2022年是中国空间站全面建成的关键一年。 5月初,天舟四号货运飞船成功发射,开启中国空间站在轨建设阶段。 从天舟四号货运飞船到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再到空间站的问天实验舱和蒙天实验舱,以及天舟五号货运飞船和神舟十五号载人飞船,每一次发射任务都伴随着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中国空间站配置的不断变化。 在此期间,中国空间站的形状可能每个月甚至每天都不同。

如果天舟四号发射前不能研发出空间站跟踪拍摄技术,刘伯阳就错过了记录中国空间站从最小配置到建造阶段的“成长经历”的机会。完全完成的一个。

意识到这一点,他“非常兴奋,想让更多人了解中国航天事业”,但时间立刻变得紧张。

尝试,失败; 再尝试,再失败……4月19日,在河北省衡水市郊,刘伯阳首次使用自主研发的光学跟踪程序,成功拍摄到了中国空间站的清晰特写图像。

“如果你没有亲自拍摄和目睹中国空间站的变化,你很难想象一个飞在我们头顶上的空间站能像机器人一样变形。”

短短30天,刘伯阳兑现了对中国空间站的“承诺”。

刘伯阳的好友兼合作伙伴、清华大学天体物理学博士王卓晓表示,“刘伯阳一年来对空间站的拍摄完整记录了中国空间站建设阶段的复杂过程和隐藏的细节。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空间站的应用阶段将不断提醒公众和专家们这令人惊叹的一年,并将成为空间站的重要档案之一。”

天文学术交流_天文学年会_天文学学术期刊/

9月21日凌晨,刘博阳(左)正在拍摄中国空间站凌日。 望远镜拍摄到的中国空间站凌日的实时画面出现在屏幕上。

等待中国空间站划过夜空

“天文学并不存在于历史书本中,而是存在于现实生活中。每时每刻,世界各地的天文学团队都有新的发现,让我们感受到人类进步的步伐。”

1990年,刘伯阳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一个普通家庭。 今年,美国“发现者”号飞船将哈勃望远镜送入太空,人类将目光投向了更深入的宇宙。

进入小学之前,父母带他参观了许多博物馆。 他特别喜欢天象仪,于是父母花了两个月的工资请朋友买了一台口径60毫米、焦距700毫米、赤道仪的折叠望远镜。

有了这台望远镜,刘伯阳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夜空。 高中时,刘伯阳报名加入了天文社。 由于他在俱乐部入学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成为了俱乐部技术部的负责人,这个职位要求他给其他俱乐部成员讲课。 为了教好课,他阅读了大量通俗天文书籍。 他还参加了全国中学生天文学奥林匹克竞赛,在天文论坛上发过各种帖子,逐渐积累了很多天文学的基础知识。

天文社的“镇镇之宝”是学校唯一的大口径反射望远镜。 与俱乐部成员外出观测时,刘伯阳第一次体验到了户外天文。 通过望远镜,耀眼的银河正向我们走来。 无边无际的宇宙,无数的星系,无限的未知,进一步激发了这个年轻人的好奇心。

高考时,他毅然选择了天文学,考入了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天文系。 大三放假期间,他做了两件事。 一是补成绩,二是组织全国天文学会发展论坛,汇聚全国高校天文学会的骨干力量。 时至今日,中国天文科学界的很多同事仍然是当年团体活动中最活跃的人。

天文学术交流_天文学学术期刊_天文学年会/

9月21日凌晨,刘伯阳在拍摄中国空间站凌日后,完成了数据的后处理。

本科毕业后,刘伯阳前往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随后通过联合培养的方式前往西澳大利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就这样,从内蒙古鄂尔多斯一个喜欢用望远镜看月亮的男孩,到天体物理学博士,再到在地面拍摄中国空间站清晰特写的国内天文摄影师,刘伯阳用多种方法探索星空,捕捉星海。 把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随着每次发射任务的完成,中国空间站不断改变其构型。 然而,在地面上,观察和拍摄中国空间站凌日的条件非常有限,甚至只有一两次拍摄某种新构型的机会。 为了不错过机会,刘博阳自费跑遍多地寻找拍摄条件较好的外景地,包括北京、河北、海南、甘肃、陕西、江西、江苏……只要条件允许,他就会赶去。那里有两大箱设备。 拍摄地点,等待中国空间站划过夜空的那几分钟。

复杂的拍摄工作需要程序算法不断迭代演进,观测条件的快速变化让刘博阳追赶云端。 虽然拍摄接近一半失败,但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刘博阳拍摄了4月19日以来中国空间站的每一个配置。

日夜坚守,是这位“90后”天体物理学博士的正常工作作息。 刘伯阳说,想要与日月星辰对话,熬夜是必修课,受冷、挨饿是常事。 为了拍摄中国空间站,刘博阳曾去过沙漠、高原,甚至在没有信号的野外差点迷路。 这些辛苦对于刘伯阳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小时候的望远镜越来越大,渐渐地把遥远的太空拉得越来越近。 更多的人通过他的望远镜看向太空,看清了中国人自己的“太空家园”。

“作为一个90后的人,我没能体会东方红一号发射时的艰辛,但我们经历的时代也值得铭记。历史把我放在了这一刻,我必须见证这些人和事。” ”。

天文学年会_天文学学术期刊_天文学术交流/

9月9日,刘伯阳(左)在北京参加现场科普活动。

博士学位天文学“走出圈子”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能够分享我们所经历的事情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中国空间站遨游于浩瀚太空,成为静谧深邃夜空中“最亮的星”。 地面上的刘伯阳怀揣梦想,希望能像星星一样,成为照亮前路的一束光。

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刘伯阳开始做天文科普。 与学术研究相比,他的优势在于能够用通俗的方式表达专业的天文知识。 如今,他是一名全职天文学科普作家。

凭借其专业背景以及近年来中国航天事业日益受到的关注,刘博阳圈粉无数。 拥有天文学博士学位的刘博阳“出圈”了。

对于未来,刘博阳有着明确的规划。 除了做好天文科普工作外,他还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具有一定的科研和工程价值。 接下来,他将参与北京大学“6-8米口径增长通用光学望远镜项目”,打开一扇与浩瀚天空对话的“新窗口”。

在王卓晓眼中,“刘伯阳以航天、天文为基础的科普创作,不仅给更广泛的观众带来了天文发现的乐趣,也通过独特的视角记录了航天的发展历程,也让人类飞向星空的目标得以实现。”大海深入人心。”

为了在中国空间站过境的短短几分钟内成功捕获“天宫”,刘伯阳每次都必须提前两个小时开始工作。 从硬件组装到校准测试,每一步都考验着细心和耐心。

北京一个寒冷的冬夜,刘伯阳和同伴们忙着架设设备。 我们的头顶上,星星半明半暗,宇宙深邃无际。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