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试图破译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雷古墩一号墓,即曾侯乙墓出土的一张古代天文图(明代黑漆红墨二十八星宿图)。战国时期)。 我们对五面分别出现的星点、图案、二十八星座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发现一:古代太极图的最新发现。 由于我的知识很有限,写的也显得很粗糙,所以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些建议,并向方家人寻求建议。 一、曾侯乙墓二十八个漆盒简介:1978年夏天,湖北省随县雷古墩出土了一座战国古墓。 时称睢县雷古墩一号墓,也有人称其为曾侯乙。 墓。 墓内随葬品有乐器、青铜礼器、金器、玉器、木器、竹器、简牍等7000余件。 众多随葬品中,有一个木箱,呈长方形,长82.8厘米,宽47厘米,高44.8厘米。 内侧涂红漆,外侧涂黑漆为底色,涂红漆。 画内容为:封面正中有一朱书大“斗”字,并有篆书。 “斗”字周围,按顺时针方向排列二十八个星座的名称。 与《史记·天观术》中二十八星座的名称基本相同。 盖两端分别绘青龙、白虎。 康素之下有“嘉印三日”四个字。 箱体两端,一侧绘有蟾蜍和星点图案;一侧绘有蟾蜍和星点图案; 另一面绘有大蘑菇云和星点图案。 两面,一面绘二兽对峙,卷云纹、星点纹;一面绘二兽对峙、卷云纹、星点纹; 另一面没有图案。 这个手提箱是我国发现的最早记录了二十八个星座全部名称并与北斗、四象相匹配的天文资料。 说明我国至少在战国初期就已经形成了二十八星座体系。

2、曾侯乙墓二十八星座漆盒盖子天文图解:曾侯乙墓二十八星座漆盒的名字来源于其盖子上的二十八星座。 曾侯乙墓的埋葬时间一般认为是公元前433年或更晚。 可见,中国在公元前五世纪就已经有了完整的二十八星座天文体系。 接下来,我第一次确定了二巴素漆盒的几个侧面的位置。 上面画着艾尔巴苏的就是封面。 这是无可非议的。 东、北、西、南四面的设立是我研究的结果。 我稍后会详细阐述这一点。 中间原因。 《曾侯乙墓二十八年漆盒五面图像研究(一)》是全文的第一部分。 本部分讨论曾侯乙墓二十八年漆盒封面上的天文图像。 曾侯乙墓二十八处漆盒盖、南、东面:曾侯乙墓二十八处漆盒盖:曾侯乙墓二十八处漆盒盖复制品曾仪侯墓有二十八处:中国古代文献记载了二十八处,现存最早的记载是战国时期周《礼》中,有“二十八处”等说法。八星位”和“二十八星号”,但一般认为这只是二十八星座的统称,并没有二十八星座的具体名称; 而它的名字“星”还没有被称为“苏”。 二十八星座的具体名称,记载于秦代的《吕氏春秋》中。 《万道篇》一书称“月亮与二十八星座,震、焦同属万道”。 还有,《游食篇》一书在列出九野星的名字时,写下了从焦到震的所有二十八个星座的名字(每个星座后面的阿拉伯数字表示这个星座是由多少颗星星组成的)这组星星的数量非常重要,也是我后面论证的重点):曾侯乙墓漆盒天文图 封面上的二十八星座图与传统的二十八星座图一致八星座天文图。 以下是传统的二十八星座天文图: 但两者也有区别。 首先,青龙(苍龙)的方位不同。 曾侯乙墓漆盒盖上青龙的方位不同。 与之相对应的东方苍龙七星座是焦二、康四、地四、方四、辛三、未九、己文。 《抗人颈》一书中称“抗人颈”,所以抗素就是苍龙的脖子。

地苏又名天根,是苍龙的胸口。 方素是苍龙的腹中。 由于龙是天马,所以方素也被称为天丝或妈祖。 心脏就是伟大的火星。 所以龙在图中应该面朝上。 曾侯乙墓漆盒盖上的青龙为何是朝下的? 即使6500年前的濮阳西水坡45号墓中的龙虎都朝向同一个方向,为什么曾侯乙墓漆盒盖上的龙虎在方向上却不是朝向的呢?方向相同,但青龙和白虎相邻,顺时针旋转。 我在这里大胆推断,顺时针旋转的青龙白虎毗邻而行,应该就是古代太极图! 青龙是后来的太极图的阳鱼,白虎是后来的太极图的阴鱼。 龙、虎的眼睛演化成了后来的鱼眼。 传世阴阳鱼太极图(即倒S形“阴阳二器”圆图)一般认为最早出现在明初的文字学著作中。 据最新发现,北宋朱长文所著的《周易解释》中已存在此图(杨作龙《探河洛文化器物本源》,《光明日报》5月16日, 2000)。 近年来,四川学者王显胜先生破译双宝山西汉二号木棺墓木漆板上的图案就是老子的太极图。 该墓葬于汉武帝元寿五年(公元前118年)。 据目前考古资料显示,老子太极图主要流行于汉代、楚文化圈及受楚文化影响的地区。 自明初赵居迁在《六书本易》中发表阴阳鱼太极图以来,关于其起源一直存在很大争议。 赵居迁亲自注释“此图相传蔡元鼎出蜀隐士,乃秘传。朱子虽多于蜀汉,士大夫闻之,竞相收购”。 。

后来朱文恭属友人蔡继同,途经荆州、汝下下,才得三图。 “曾国是楚国的一个诸侯国,属于楚文化圈。曾侯乙墓漆盒盖上古太极图的破译,意味着古太极图的发现已经被证实。”先进了300多年,也是对老子太极图的探索,破译的证据,以上是发现一:古代太极图的最新发现。太极图的历史从公认的700年出现时间向前推进到2100多年,再到2400多年。在曾侯乙墓的漆盒盖上,有这么一段话——白虎肚皮下有一个叫蘑菇图(又像新月),其实不是蘑菇,而是一个字,这个字在漆盒上出现了两次,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图。详情。一个是在封面,另一个在东侧。 有这个人物。 这个字就是“火”字,形状像新月,但中间有一个突起。 甲骨文和钟鼎铭文中的“火”字都是这样写的。 曾侯临摹B墓西侧3、顶侧1、东侧2、南侧4二十八星漆盒图片:“火”字指的是大火星。 大火星不是火星,而是一颗恒星,那就是东方的青龙七宿。 又名三颗星,《诗经·唐风备》:“备时,天上有三颗星。”朱传:“三颗星,心,黄昏时先出现在东方,是剑尘月。”刘瑾说道:“心星座的形象是三颗星辰立于鼎中,故名三颗星。不过,这三颗星并不是让心脏停止的星辰。因此,我们知道这首诗指的是心星座,涵盖了春秋之初、辰月末、白昼,夜终时,太阳落到大地统一位置,心开始出现在大地的东方。这首诗中,男女在中春月之后结婚,所以宜见心。《尧典》:“太阳总是火花,星如火。”时值盛夏。

《诗经·国风·宾风》“七月火流,九月赐衣”,“七月火流”指的是大火花。 《礼记.月令》:“稷下月昏,火中”。 《左》传昭公年:“昔高辛氏有二子,叔曰彦伯,姬曰石申。二人住在空旷的林间,互不相触,欲互相争斗。后来皇帝迁叔父到商丘,掌管陈国。商人是因,相土是因,所以商人就大祸了。“陈(星)是大火(星),大火(星)就是辰(星)。 《尔雅·释天》:“大火,谓之大辰。”郭璞注:“火,心,其中最明,故时主也。”《春秋左传·正仪》:“年星属木,木的位置在东方。 东方的都是龙。 天地的划分,当代著名学者庞璞先生对《火历》的解读与诠释。 老公读历史时发现,在用太阳和月亮作为计时星座之前,中国古人长期以火(心星座)作为计时生产生活的依据。 当东方的火势减弱时,被认为是一年的开始; 火向西流,预示着冬眠的到来(“七月火流,九月送衣”)。 此外,如晨昏火、天火、晨视等,也用来作为从事相应活动的指示。 老师把这个广泛但固定的计时系统称为“火历”。 他还证明火历在文献中留下了很多痕迹,在民俗中保留了浓厚的风俗(比如中国人为什么崇拜龙,龙为什么玩珠、寒食、灶神等) ; 天文学史上有很多令人费解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二十八星座的顺序是颠倒的,为什么太岁历的旋转方向与太阳、月亮和五颗星的旋转方向相反,为什么有是干支等古文字中的“子”二字),这些只能通过火历来明确。

山东省莒县出土的陶器铭文、德国内布拉米特尔贝格山出土的星象盘,都是火历的有力见证。 王先生的这些思想可以在20世纪80年代的《火历的初步探索》、《继续探索》、《第三次探索》和《火历——一种失传已久的古历法的发现》中找到。 20世纪90年代。 对比漆白虎腹下的“火”字,可知45号墓青龙白虎蛤塑白虎西侧(右)也有一堆蛤壳。濮阳县西水坡,距今已有6500多年的历史。 之所以放置这样一个物体,只是因为它可能已经散落,我们现在看不清它的形状,这证明当时这里也有一个人影。 因此,这些细节完全强化了两者之间的联系,证明两幅图像的内容是完全一致的。 由此可见,《火历》在远古时期有着悠久的历史,跨越了四千年! 濮阳西发现水坡45号墓天文图:“斗”字指向四象主星。 曾侯乙墓二十八星漆盒盒盖正中有一篆书,上书“斗”字。 “斗”字写得非常夸张。 四笔伸展,指向第四宫的某个星座。 它们几乎是被按下的,因为每一笔都清楚地指向唯一的一个星座。 那颗指向东宫的星星,正是心星,也就是大火星! 指向北宫的星是卫星,写有“厃”字。 指向西宫的是星宿。 指着南宫的是张肃。 写出“素”字。 《史记·天宫书》:“张、苏,为厨,主星为四宫主星。辛、卫、象、张分别隶属于四宫,此应为主星。”曾人记载的四象之星。

根据天文学中四颗中中星进动的计算,辛、卫、智、丈是公元前2800年左右的中中星。 由此可见,古代天文学的传承是非常悠久的。 也就是说,曾侯乙墓漆盒封面上的天文图并不是当时的天文星象,而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 我们之前说过,漆盖白虎腹下的“火”字与西水坡45号墓青龙白虎蛤塑上白虎腹西侧的蛤塑一致,公元前4500年左右的濮阳县(因某种对应的原因形状被破坏)。 这个天文圣像已经传承了四千年,绝非一件小事。 之前我们已经解释过,这是“火历”的记忆。 这么大的事情,古代文献中应该有记载,我们也发现了。 它是在《周易》里面的《周易》。 《杂卦传》云:“见之,则堕。”兑,是秋,是西边的白虎。巽,是东方的火。当白虎星座从东方地平线升起,伟大的火心宿星从西边升起,秋收的季节已经到来。《易经》十翼。《杂卦传》是参考孔子等先贤的。孔子说:“殷朝的得失因夏礼而能知; 周之得失,可因殷礼而知。”又曰:“隶而不书,信爱古人。 可见,当时有关夏、商、周乃至三君五帝时代的传说和资料相当多。孔子等人在写《十翼》时,也写了《十翼》。根据当时掌握的信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