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图吧_天文图高清_天文图碑/

图为北京天文台。

天文图碑_天文图高清_天文图吧/

图为夏至时的太阳。

天文图碑_天文图吧_天文图高清/

图为曾侯乙墓二十八星漆盒盖上的星象图。

天文图吧_天文图碑_天文图高清/

图为考古人员修复的山西陶寺遗址古观象台。

考古学是利用古代人留下的文物、遗物来重建古代历史的一门学科。 尽管先民的物质遗存作为古代历史研究的直接史料对于重构古代物质文化史是有用的,但就真实的历史而言,它仅仅满足了人类物质文化史的建构,显然是极其不可行的。不完整。 原因很简单。 人类社会的历史不仅包括物质文化的历史,而且包括精神文化的历史。 我们不仅要关心古人如何生活,更要关心他们如何思考。 这意味着真正的考古研究不仅要揭示先民的物质创造,还要通过这些物质遗存来研究先民的精神文化成就。 这些成就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涵。

中华文明可以绵延数千年,日渐繁荣。 它一定有其他文明无法比拟的优秀传统。 这就是天人合一的宇宙论。 这种宇宙学的探索也是中国考古学的一项重要任务。

古人观测天象的目的是为了确定时间,从而为农业生产提供服务。

天文学的起源与文明的起源大致同时发生。

古人对天文学作为文明之源的思想理解颇深。 《尚书·舜典》:“疏哲文明,温礼有礼。” 《易谦·文言》:“田间见龙,天下文明。” 这些认识从根本上确立了天文学与人文学科之间的内在联系。 唐孔英达对“文明”的解释是:“世界因文章而光明”。 这里所说的“文章”,意在强调文学美德的体现,体现中华先民对道德修养的共同追求。 事实上,文明的根源在于天文学,这一思想在古代文献中已有明确表达。

龙是古代观察、报时的重要星象。 龙源自中国传统二十八星座体系中的焦、康、地、房、辛、尾六星座的形象。 “田间见龙”描述了龙星消失后的形象。 龙角角宿再次从东方地平线升起的天象,民间谚语中称为“龙抬头”,又称“农耕节”。 最初的历法用它作为一年中新农事周期开始的标志。 那么龙星的再现与文明的诞生之间到底有什么因果关系呢?

古人观测天象的目的是为了确定时间,从而为农业生产提供服务。 长期的观察实践让人们明白,我们的祖先虽然从未与时间约定,但他们总是如期而至。 如果可以把龙抬头作为立春的标准天象,那么人们发现这个标准天象与标准时间的对应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稳定的。 具体来说,如果人们在某年立春时在野外观测到一条龙,那么在一百年甚至数百年之后,仍然可以在同一时间观测到相同的天象。 如果祖先通过站立的手表测量时间来确定时间,那么这种对应关系就会更加固定和持久。 一年中正午影子最短的时候是夏至。 人们发现,如果在某一天的中午测量夏至,那么365天后仍然能够测量到夏至。 十年如此,一百年、一千年也如此。 相同,永不相同,所以人们通过这种对时间的长期观察,逐渐形成了“信仰”的观念。 先民们认为“至善信,当时时”(《战国竹书》《忠信之道》),“天法无言而信”(《书》礼乐》)。 可见,时间最能体现“信”的美德。

诚信观念源于古人对时间的认识,成为传统道德的核心内涵。 后来,人们以文德修身养性,从而建立了最早的文明。

中华文明是求真文明。 所谓“格物致知”,是指先民的一切认知都来自于对客观世界的观察和分析。

河南濮阳西水坡原始宗教遗迹的天文考古研究,对于探索中华文明的起源具有特殊意义。

该遗址距今约公元前4500年。 以45号墓为中心,在南北约100米的范围内,沿子午线自北向南等间隔分布着四组遗骸。 最北的45号墓葬有墓主人。 墓主的东西两侧有蛤蜊龙虎雕塑。 虎腹上还有一堆蛤壳,代表二十八星座东西宫的主要星相。 在墓主的脚下,还有一个北斗造型,末端有蛤蜊雕塑,还有人的胫骨。 这些设计使墓中的蛤塑形象形成了一幅包括北斗、龙虎生肖、大火星在内的天文地图。 其内容与湖北随州出土的相似。 公元前5世纪初曾侯羿墓中的二十八个漆盒的封面上的星象图是一模一样的。

中国最简单的宇宙理论是盖天说,其基本认识是天是圆的,地是圆的。 生死攸关的丧葬观念使得古人有必要通过墓葬的设计来再现墓主的真实世界。 后世砖室墓多用方形墓象征大地,用圆顶形墓顶代表天空,甚至在圆顶上还画有星图。 ,显然是天地的三维表现。 如果用平面来表达天地,古人习惯以南方为天,以北方为地。 西水坡45号墓,南圆北方。 这种独特的墓葬形状显然可以看作是天圆地方的宇宙观的体现。

中华文明是求真文明。 所谓“格物致知”,是指先民的一切认知都来自于对客观世界的观察和分析。

公元前5000年,中国的祖先就已经学会了如何测量天空并据此确定空间和时间。 原来的日历已经制作完成; 他们可以观测北斗和二十八星座,这意味着中国天文学的二十八星座体系和五宫为框架的天文体系已经建立。 他们对宇宙有自己的想象,创立了独创的天圆地方的宇宙学理论。

《论语·八易》引用孔子的话说:“周朝当政二代,文气十足!吾从周朝。” 中国祖先定义的文明实际上是一个形而上的概念,并不局限于物质创造。 。 就人类而言,文明是用文学和信仰修养心灵的道德观念,这足以区别人类与动物; 就社会而言,文明是规范人们行为的礼仪制度,这足以区别人类社会与动物世界。 这种对自身文明的认识无疑来自于观察现象和计时的天文实践。 天文学是文明的源泉这一事实是非常清楚的。

天文学的起源与文明的起源大致同时发生。 因此,追溯天文学的起源,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握文明的诞生和发展。 事实上,天文考古研究已经成为前文献时代重建古代文明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

中国古代的文明创造并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失去其价值。 在工业文明的今天,几千年前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凸显了其优秀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对于重塑中华文明具有重要意义。 ,重建民族自信、文化自信十分重要。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制图:蔡华伟

图片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李耿提供

《人民日报》(2019年2月23日第5版)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