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天文图 天文图? 1978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北省随县战国初期曾侯乙古墓中发现了现存最早的天文图,上面刻有我国乃至世界二十八府名称。 这幅天文图画在一个古代行李箱的盖子上,以黑漆为底,红色彩绘,中央写有篆书“斗”字,代表北斗七星。 二十八个星座的名称围绕“斗”字顺时针排列,两端画有青龙、白虎的图像。

db947c7c3ea5d72014659ce4a4f028cd_u=275462136,2217831599&fm=253&fmt=auto&app=138&f=JPEG_w=501&h=500.webp/

在银盘的掩护下,在这片曾经不为人知的美丽南方天空中,或许隐藏着银河系的下一颗超新星!

“奇迹不在于星野的广阔,而在于人们的思辨尺度。” ——阿纳托尔·法朗斯

太阳黑子就像流血的花朵

就好像一滴血溅在了地板上,鲜血四溢。 这正是这幅太阳黑子仿画给人们带来的精神震撼。 之所以被称为太阳黑子模拟图,是因为这张图是通过计算机模拟太阳表面气流受到太阳磁场挤压的情况而产生的。 这是首次对太阳黑子进行三维模拟,也是科学家研究太阳表面活动的重大突破。

潘多拉星云

NGC 4522是一个距离6000万光年的螺旋星云,属于室女座星团。 据我们所知,室女座星团是距离我们银河系最近的星系。 NGC 4522正以每小时1000万公里的速度穿过室女座星系。 快速浏览这张哈勃太空望远镜图像,您可以看到 NGC 4522 顶部不断冒出雾气和星尘云。物质在星云顶部流动,而黑色尘埃和红色气体的卷须在其后面翻腾。 如果你看得足够仔细,你可以很容易地看到大量炽热的蓝色发光恒星从这个星云中诞生。 也许这就是NGC 4522最吸引人的地方。

乍一看,您可能会认为自己看到的是新月。 然而,这种情况并非如此。 在介绍这张图像之前,我们要向欧洲航天局 (ESA) 彗星着陆器探测器罗塞塔拍摄的图像表示敬意。 2009年11月,罗塞塔号宇宙飞船短暂访问了地球。 当它飞到距地球超过60万公里的高度时,为我们的家园拍下了美丽的照片。 这幅画的主角就是我们的地球。 我们的家多么美丽啊!

回望银月深渊

我们都知道,今年最大的新闻报道之一是月球两极的陨石坑中储存了大量的水。 如果陨石坑足够深,阳光无法穿透其底部,那么陨石坑内的温度一定非常低。 由于太阳和月亮始终保持在同一地平线上,因此只有月球极坑的凸出边缘被照亮。 图中正是一个火山口。 因为只能清楚地看到边缘,周围一片漆黑,显得诡异异常。

一只散发着蓝光的巨手,隐隐约约的伸向前方。 有没有可能厄运即将来临? 这张可怕的图像来自钱德拉 X 射线太空望远镜。 它实际上显示的是一团极热的气体云,围绕着一颗名为 PSR B1509-58 的脉冲星(曾经爆炸的恒星快速旋转的核心)。 脉冲星就埋在这只巨手手腕处的明亮区域。 当脉冲星高速旋转时,会产生极强的磁风,将区域内原本的气体吹走,并使这些气体相互作用,从而形成了巨手的形状。 顶部的红色气体来自大约 1700 年前形成脉冲星的超新星爆炸。

9de6a602c1b3538e2d1fdb4589ac2539_u=2444959227,2079670181&fm=253&fmt=auto&app=138&f=JPEG_w=647&h=500.webp/

美丽的羽毛

卡西尼号宇宙飞船自 2004 年以来一直绕土星运行,迄今为止,它已经发回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图像,这些图像一次又一次颠覆了我们对这颗环状行星的看法。 根据卡西尼号的图像,我们可以看到,在众多的卫星中,有的大,有的小,每个都有自己的个性。 但土卫二脱颖而出。 也许你之前对土卫二没有太深的印象,但当卡西尼号发回一张土卫二的特写照片时,你突然惊叹于它的独特。 这颗卫星的南极有许多深槽,水蒸气从这些槽中喷发。 这张图片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正在喷发的间歇泉,就像等待飞翔的羽毛。

哈勃的变形

2009年5月,哈勃太空望远镜与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合并。 2009年9月,修复后的哈勃太空卫星发回了一些新图像。 上图就是其中之一。 这里显示的是 NGC 6302 蝴蝶星云。 蝴蝶星云含有氢(红色)、氧(蓝色和绿色)、氦(青色)以及氮和硫(红色)。 它就像一只自由飞翔的蝴蝶,美丽而绚丽,我是浩瀚宇宙中唯一的蝴蝶,即使一切都变了,我也会屹立不倒。

永恒的距离

上图显示了火星的北纬和中低纬度地区。 这是火山口床的特写视图。 你可以看到火星沙丘上的涟漪。 火星上的沙丘与地球上的沙滩相同,但颜色较深,因为沙子是由玄武岩形成的。 乍一看,这张照片就像是人身上的纹身,令人毛骨悚然。

第一步

在你感到困惑和惊讶之前,请仔细看看这张照片。 看看图片中那个明亮的白点吗? 这是人类迈向另一个世界的第一步。 1969 年 7 月,尼尔·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离开地球并踏上月球的人。 这幅画也许不是最美丽的,但它的意义却是深远的。 因为这张照片告诉我们很多关于我们在天文学方面已经走了多远的信息。 2019年是人类踏上月球的第50个年头。如果我们想在天文学上走得更远,那么在迈出大步之前,我们必须不断审视我们迈出的小步。

这张图片是为了纪念哈勃发射25周年而选择的。图/NASA、ESA、Hubble Legacy Team(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协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星团科学团队

4fde5ae4c5ade1aa57f412d77fed4867_131968-1301768381.jpg/

图片/E. Churchwell(威斯康星大学)、JPL、加州理工学院、NASA、斯皮策太空望远镜

图片/NASA、ESA、Hubble Legacy Team(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星团科学团队

图片/NASA、ESA、Hubble Legacy Team(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星团科学团队

图片/NASA、ESA、Hubble Legacy Team(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星团科学团队

图片/NASA、ESA、Hubble Heritage Group(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协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 Cluster Science Group

图片/NASA、ESA、Hubble Legacy Team(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星团科学团队

137亿年来,宇宙99%的历史中,新的恒星都是从大爆炸留下的氢和氦中诞生的。 即使在今天,在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中,95%的分子云仍然处于原始状态,等待恒星从中出现。

银河系中恒星最密集的区域之一位于 RCW 49 Carinae 的中心,这是一个名为 Westerlund 2 的巨大星团。这个地方距离银河系约 20,000 光年,包含 3,000 多颗独特的恒星(实际数量可能更多),其中大部分是极热的蓝巨星,比太阳亮数百万倍。 这个星团于 20 世纪 60 年代被发现,年龄只有 1-200 万年,可能蕴藏着银河系的下一颗超新星。

星团周围大量的电离气体会被恒星风吹入星系间介质。 紫外线将它们雕刻成各种奇怪的形状。

图片/NASA、ESA、Hubble Heritage Group(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大学天文学研究协会)、A. Nota(ESA、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Wesdalen 2 Cluster Science Group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