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10月26日电:东方与西方如何在同一星空下进行沟通对话?

 

——独家专访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李亮

作者 徐静 杜彦

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_天文学学术交流_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

从古至今,神秘壮丽的浩瀚星空一直吸引着地球上不同人类文明的目光。 “追逐银河之梦”不仅是普通人的浪漫情怀,也是人们千百年来的事业追求。 “历法似日月星辰,时予于民”。 人们对星空的观测活动与生产、生活密切相关。 由此诞生了一批伟大的发明,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李亮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方问答》专访,追溯人类如何一步步从仰望星空到太空,讲述东方与西方如何围绕同一片星空进行交流与对话,阐释“仰望星空”几千年来对推动科学进步和文明发展所发挥的作用,以及人类为何会继续他们的旅程,跨越星辰大海,探索无边的宇宙。

访谈实录总结如下:

中新社记者:人类为什么要观测星星? 天文记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亮:人类有很早的仰望星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甚至几万年前。 天文观测可以说源于人类的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比如“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等。

考古证据表明,中国古代的天文观测活动至少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20世纪70年代,河南郑州大河村出土了一批新石器时代彩陶,上面绘有日月星辰等图案。 经测定距今约4000至6000年; 山西陶寺观象台遗址被发现。 现已证实,中国至少在4000年前就有官方天文台,是世界上考古发现最早的天文台之一。

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_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_天文学学术交流/

▲天文爱好者在北京古观象台拍摄日偏食。苏丹摄影

从现有的考古和历史资料可以看出,大约从公元前8世纪开始,人类就有了相对系统的天象记录。

灿烂壮丽的星空一直吸引着地球上不同人类文明的目光,但只有古巴比伦、古代中国以及中世纪以后的欧洲和阿拉伯文明留下了丰富的天文记录遗产。 尤其是巴比伦沦陷后,公元前50年至公元800年间,中国几乎成为唯一长期勤奋观测和记录天象的国家。 这一时期现存的天文记录大部分也来自中国。 。

天文学是一门有用的科学,有许多应用。 从现代的角度来看,古代天文学所达到的精确性和复杂性远远超过其他古代自然科学。

中新社记者:为什么同一片星空在东西方会形成不同的星座? 为什么星图被称为“当时世界一切状况的缩影”?

李亮:千百年来,不同地域的人们仰望着同一个星空,但他们对星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几乎每个古代文明都有自己的星座系统。 我们今天仍在使用的现代星座系统最初起源于5000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 当时的苏美尔人已经掌握了如何利用星星来判断时间和季节。 渐渐地,为了方便记忆,他们将不同的星星连接起来,并把它们想象成熟悉的图案。 这就是星座的起源。 后来,这里的星座观测进一步发展,并传播到古希腊、古埃及等周边地区,影响了周边文明。 公元2世纪,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在前人的基础上总结出了48个星座,这是现代星座体系的基本雏形。 可以说,传统的西方星座是在多种文明长期交流融合的基础上产生的。 它们是早期农牧文明和航海文明智慧的结晶。

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_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_天文学学术交流/

▲江苏无锡,无人机起飞形成星座图案。杨波 摄

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华文明延续至今。 中国古代有自己的天空划分和命名的理论体系,星座常被称为“星官”。 星官制度至少在战国时期就有了雏形。 它是由北极星、北斗七星以及黄赤道带二十八个星座组成的系统。 三国时期的太师令陈灼进一步确定了星官制度283星官、1464星,成为日后中国古代星官制度的标准。 到了明末清初,人们又添加了一些从西方翻译而来的星座,最终形成了约300个星官。

与西方传统星座以神话传说为主不同,中国古代的星官制度可以说是社会文化在天上的反映,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 东汉张衡在描述古代星官时认为:“野有象,朝中有象官,人喜物,故备矣”。 因此,中国的星星大多以物体、官员、人员来命名,天空似乎成了古代世界、社会制度、人文风俗各方面的缩影。

古人为了利用和传播星座,将星座绘制在不同的材料上,逐渐形成了后来的星图。 星图不仅是人们认识和记录星空的一种方式,也是研究和学习天文学的重要工具。 它们蕴含着人类无限的智慧和想象力,是人类探索宇宙的一个缩影。

星图在中国古代又称天文图。 中国古代星图种类繁多,绘制精美。 它们是科学文明的重要成就,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天文学学术交流_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_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

▲内蒙古呼和浩特五塔寺内的蒙古族石刻天文图。刘文​​华 摄

中新社记者:作为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外天文学在发展过程中是否存在交流和借鉴?

李亮:天文学自古以来就是一门非常重要的学科。 在中国古代的天文、算学、农学、医学四大科学中,天文学肩负着“生日月星,教民授时”的重要任务,与生产生活密切相关。

天文历法在中国古代政治体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长期被奉为官方“正统”科学。 结果,出现了负责观测天文现象和编制历法的官方机构。 这种运作方式对中国天文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使中国成为众多文明古国中天文观测活动从未间断的国家,从而留下了丰富的天文遗产。

英国科学史学家李约瑟曾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引用《科学史导论》作者萨顿等科学史学家的观点:“从中世纪到14世纪末,除了中国星图之外,无法引用其他星星。如图。”

中国古代星图流传到日本、朝鲜半岛等地区,形成了整个东亚地区共有的独特星象系统。 也是古代科学文化传播的重要环节之一。 此外,中国唐朝的《玄明历》在日本使用了823年,成为历史上寿命最长的历法之一。 朝鲜世宗时期(1418年至1450年)的官方历法“七政帐内章”,是在中国元朝《时历》和明朝《大同历》的基础上编制的王朝。

可以说,在“书同文”的历史社会背景下,古代中国发展出了有别于西方的“东方天文体系”,并在东亚等地区形成了浓厚的文化认同。 同时,东方各文明间的天文交流与沟通,进一步推动了东方天文传统的形成与发展。

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_天文学学术交流_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

▲游客在云南省楚雄市彝族十月阳历文化园了解彝族的“十月阳历”。 彝族“十月太阳历”以“十竿测光”为灵感,融合了中国传统的标准表和地平日晷系统,直观、形象地展示了太阳的昼夜运行。 侯宇 摄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 在天文学的发展过程中,中国不断做出自己的输出和特殊贡献,并始终以博大的胸怀包容外国各种优秀的科学文化。 中国历史上曾多次向域外引进天文知识,其中包括三次大规模引进。 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曾指出:“历书自古以来在中国已很发达,但常常受外来影响而进步。最早的是婆罗门法”。唐代的回会法,第二次是元朝的回会法,第三次是明清之际耶稣会士传播的西方法。”

中新社记者:中国古代天象记录在今天发挥什么作用? 天文学的发展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有何影响?

李亮:中国古代在天文观测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积累了大量的天文资料。 李约瑟曾评论说:“中国的天文记录表明,中国人是先于阿拉伯人的世界上最执着、最准确的天文观察者。” “现代天文学家多次查阅这些中国天体记录,得到了有价值的结果。”

现代天文学研究的对象中,很多是关于天体和宇宙演化的,涉及的时间范围极长。 我们积累的珍贵史料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例如,中国古代就有数千次日食和月食的记录,这对于研究地球自转速度的变化很有价值。 又如,中国古代对彗星、新星、超新星、太阳黑子的记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0世纪50年代,中国科学史奠基人之一的习泽宗出版了《古代新星新名录》,充分利用中国古代天文观测数据完整、连续、准确的巨大优势,考察新星和超新星。在中国历史上。 这次爆炸的记录为中国天文学史、科学史乃至中国人民赢得了声誉。

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天文学都是科学发展的“先锋”。 人类仰望星空时产生的无数疑问,不仅促进了天文学的发展,也促进了科技和文明的发展。

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_天文学学术交流_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

▲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中国天眼”(FAST)位于贵州省平塘县大窝荡。曲宏伦 摄

近年来,中国天文学涌现出一批最新成果:“郭守敬望远镜”帮助揭示了更多银河系之谜,“中国天眼”在中性氢宇宙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脉冲星搜索和物理研究。 目前,我国勘测空间望远镜、“太极工程”、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等正在进行中。

从前,“羿向西王母求不死药,嫦娥偷了飞到月亮上”。 如今,月球已成为中国航天领域的重要探测目标,有一个非常浪漫的名字——“嫦娥工程”; 屈原曾用《天问》中的一系列问题来质疑和思考整个宇宙的起源。 如今,“天问一号”探测器和“祝融号”火星车正在为深入认识火星提供重要科学依据; 曾经,“夸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想要追太阳”。 现在,我国太阳综合探测卫星“夸父一号”已发射升空,开启探索太阳之旅。

上述成果表明,我国在天文、航天等领域取得了一些重大进展,达到了国际先进或领先水平。

宇宙中还有许多未解之谜等待着我们去探索。 在遥远的地方,有人类文明的先驱者,他们代表着人类文明对知识的渴求,不断前行。 未来,中国与世界各国将面向同一星辰大海,通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追溯人类乃至宇宙的起源。 (超过)

受访者简介:

天文学学术交流_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_大二学高级英语还是学术英语/

▲图为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李亮。受访者提供

李亮,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古代科学技术史研究室副主任。 兼任英文期刊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Astronomy和中文期刊《中国科技史杂志》编委,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会员。 着有《大同历研究》、《灿烂星河:中国古代星图》、《古历的兴衰——时间历与大同历》等,译着《四千年着有《中国天文史》,编着《三历概论》等古籍。 《制历的起源》、《明大同历编纂》、《崇祯未刊补补历书编纂》、《徽徽历三类》等,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40余篇。 ,并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科基金等项目。 曾获中国科学院院长奖、教育部“博士学术新人奖”等奖项。 还出版了《天体运行论(儿童彩色版)》、《日月星辰的天文观测》、《天体疆域:星图中的故事》、《天体简史》等科普著作。中国古代儿童科学技术(天文卷)》。

作者 admin